最近香港教育局在中文科重新引入文言文,引起社會間有關「學習古文是否必要」的爭論。不過爭議內容多只集中於學文言文能否幫助謀生或學好中文一類有關「功用」的問題,而少人談論香港文言文教育的歷史根源與文化價值、注意到這與本欄提過的「香港電影在東南亞」一樣,同樣涉及地緣政治,並非純粹專業技術問題,且也能為思考本土文化性格與價值提供線索。

DSC_2081
鄺健銘,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碩士,東南亞觀察社創辦人,香港智明研究所新加坡研究顧問。

事實上,在港人爭論之際,廣州《時代週報》今年一月底就有一篇題為《「文化沙漠」香港的舊學教育》的專題報道,當中問道:「為什麼在香港這樣一個被稱為『文化沙漠』的城市裏,古典詩歌朗誦還如此強勢存在?」更指「舊學教育近年在內地隨『國學熱』而復興,但在香港其實一直得以保留,沒有中斷」。

先撇開「香港是文化沙漠」這說法如何值得商榷不談(例如按著名文化人陳冠中在《九十分鐘香港社會文化史》的講法,香港屬文化熔爐多於文化沙漠,其本土文化資源至少包括中國傳統文化、廣東地方傳統文化、廣東以外各省地方傳統文化、民國新文化、英國殖民地文化、世界各地文化等),這篇報道有趣之處是指出了香港在承繼國學方面表現比大陸更優越。除了專題提到自清末起文人南來香港的因素外,港英政府著意保留國學,以培養與強化本土意識、區隔大陸文化身份認同、抵銷中國民族主義浪潮的影響方便管治也是重要原因,這是報道沒有如何著墨的地方。

按照台灣學者蔡榮芳史著《香港人之香港史》的記述,早至一九二零年代,港府便因忌諱大陸五四運動以來新文化運動思潮,而推行保守的文化政策來區隔中港,方法是與華人殷商合作,獎勵華民保存國粹與古文,維護傳統儒家舊道德,強調社會秩序。這與精通中文的時任港督金文泰亦有關係。一九二七年,金文泰倡議香港大學成立中文學院,結果校方邀得清朝翰林賴際熙、區大典等到中文學院教授經典,並獲富商鄧志昂和馮平山捐款建院和中文圖書館等。

一九三四年來港作家友生這樣描繪香港﹕「英人之經營殖民地者,多為保守黨人,凡事拘守舊章,執行成法,立異趨奇之主張,或革命維新之學說,皆所厭惡……前清之遺老遺少……在國內已成落伍,到香港走其紅運,大現神通……彼輩之為教也,言必堯舜,書必讀經史,文必尚八股,蓋中英兩舊勢力相結合,牢不可破,一則易於統治,一則易於樂業也。」

魯迅也曾大力批判英國殖民者以中國國粹來麻醉中國人、達到管治目的。一九二七年他受邀來到香港演講,港府如臨大敵。他在演講《老調子已經唱完》中說:「聽說又很有別國人在尊重中國的舊文化了,那裏是真在尊重呢,不過是利用!……中國的文化,都是侍奉主子的文化……」

戰後港督葛量洪時代,古文仍在香港教育佔一席位。台灣學者黃庭康曾在著作《比較霸權——戰後新加坡及香港的華文學校政治》中,分析過當時香港古文教育的政治背景。

戰前南京政府曾成立「國民黨華僑教育委員會」,制訂了一系列規則指導海外的華文學校,因此在香港有一定輿論影響力。戰後國共內戰升級,華校課程成為國民黨與共產黨的戰場,迫使港府進一步介入與主導教育政策,以減低中國政治對香港的影響,具體操作是打造本地的「教學機制」。一九五一年,一位官員的發言可反映港府當時的思維:「一九二零年代末期香港採用中國大陸的教科書,結果我們被國民黨的教育體系牽著鼻子走,我們被迫對中國政府的政治宣傳照單全收。這樣的安排一直都是有害且危險的……香港無法以立刻出版本土教科書的方式排除共產主義與民族主義的影響。然而,自行舉辦考試是有效可行的第一步。」

港府於一九五二年成立「中文學科委員會」,成員包括教育司署官員及數名教育界重要人物。雖然委員會某程度上逆轉了先前港府鼓勵的文言文政策,支持在小學低年級盡量教授白話文,認為白話文也有助反共文宣,但仍堅持高年級的中文教學以文言文為主,這意味委員會「仍然認為古文是較優越且高級的中文」;委員會亦反對教授簡體字。客觀效果上,香港的中文科不同於強調白話文與簡體字的大陸中文教學,打造了一種「教學身份認同」,進而強化中港區隔、鞏固殖民統治。香港混合古文、白話和粵語、別具一格的「三及第」中文,也就在這種文化背景下發展出來。

本土文化與意識能被打造,不獨是得力於港英政府政策。按香港史家高馬可教授(John Carroll)記述,早至十九世紀,本土意識便可從中法衝突中不少香港民眾受來自廣東官員的壓力、不情願地參與聲援中國的騷亂體現得到。一九二零年代省港大罷工後,共產黨幹部梁上苑憶述:「香港普遍存在反共恐共的情緒,誰聽見共產黨都覺得害怕。」

英人在香港保存中國國粹,雖然出於現實政治的考慮,但歷經大陸「砸爛舊世界」的文革後,卻顯得彌足珍貴。這既令人想起前特首顧問葉國華從英殖歷史汲取管治經驗的近著《維港故事:獨掌難鳴》中的一句——忘記了歷史明天不會更好,也令人想起中國前國家領導人李瑞環的「紫砂茶壺」論。■

鄺健銘,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碩士,東南亞觀察社創辦人,香港智明研究所新加坡研究顧問。

亞洲周刊,2014年3月2日 第28卷 8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