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生「佔立」反服貿,港人就算不同意做法,也能完全明白個中因由;事件也令更多港人理解,為何台灣的反對派一直在吶喊:守護台灣!從台灣這面鏡子裏,港人一點一點照見自身。也許香港的情況比台灣尤甚,每一個環節都不住受到來自大陸的衝擊。或遲或早,港人也會懂得要高喊「守護香港!」

三、自由貿易:落後國勝

台灣學生「佔立」,運動以「太陽花」(即向日葵)命名,因為導火線是執政的國民黨欲借擁有議會大多數議席的優勢,強行閃電通過兩岸服貿法,違反先前與各黨訂定的「逐條審議」共識。學生反對這般黑箱作業,遂取「太陽」之名,引進光明之義。港人觀此事件,馬上聯想此間醞釀多時的「佔中」運動;短短數天,媒體上的對比分析,已經相當廣泛深入,其中《post852》的三篇系列分析,更十分全面【註4】。因此,筆者想談事件的另外一個值得留意之處。

學生的佔領行為,不少人稱之為「反服貿」,有一些更乾脆說是「反自由貿易」。不確。

自由貿易是台灣經濟發達之本,少有台灣人不明白。馬英九以「拼經濟」為口號推他的政策,上台以來,和紐西蘭、新加坡兩個小國簽了自貿協定(FTA)。民眾包括綠營的,對此主要不是反對,而是嫌付出太多、得回太少──兩個和中華台北簽了FTA的夥伴國家的人口,加起來還不到台灣的一半。馬說跟大陸的關係搞得好,大陸不加阻撓,台灣就可以和很多其他國家簽FTA,但民眾說,ECFA簽了,大陸依然要卡住台灣與歐盟的FTA商討進程;好處未多見,大陸對台的影響力已愈來愈大,連某大報都幾乎讓親共台商買起,現在又來「服貿」。這些不滿聲音都出自民眾的直觀;理論分析又如何呢?

放在台海雙邊關係看,兩個主要的國際貿易理論都有問題:一是主流經濟理論,認為自由貿易必是互利的;一是左翼理論,相信先進國與落後國搞自貿的話,先進國必然更着數,落後國得不償失。

傳統主流觀點通常只算經濟利益,宏觀政治風險完全不提。大陸和台灣的社會制度不同,前者吞台之心更然不死,自貿到底是否互利,對台灣而言,必須另外算計,不能單憑課本上的李嘉圖理論便作結論。算計過之後,就算台灣人決定不和大陸搞自貿,轉而多與其他國家發展貿易,也是完全理性的。(李嘉圖絕不會認為在敵對國大量飛彈威嚇下搞「自貿」也是互利的。)

至於上述左翼觀點,其實暗含政治,不過近年卻遇到嚴重的事實挑戰:先進國與落後國搞自貿,很可能是落後國勝!

例子之一是,美國與南韓2012年簽了FTA,當時奧巴馬說會引致美國對南韓出口激增;但兩年下來,是南韓對美出口大大增加了,美國對南韓的出口卻下跌,結果美國對南韓的貿赤升了大約一半。何解?

國家之間簽了貿易協定,兩國政府貿易官員和業界的運作才真正開始。此時,哪一方的體制較先進、市場和政府行政效率較高,對方的貨品就容易進場,通行無阻。相反,體制落後的那方,市場可能因為官商勾結、規管不善等原因,充斥着反競爭因素;政府方面則行政低效、官僚主義嚴重、法規不完備;此外,還有資訊、交通等基建落後,勞工質素低,勞務市場多掣肘;等等。美國的市場透明、易進;南韓不少市場比日本的還封閉。這些原因加在一起,已經可以解釋一大部分南韓得益大於美國這個現象。猛虎不敵地頭蟲,先進遇着落後,行不得也哥哥!【註5】

海峽兩岸的經濟體制,無疑還是台灣優勝得多。《國際經濟論壇》2013/14年度的競爭力排名,台灣排12,比加拿大還要高;得到的正面評語包括「研發創新能力強(排第8);市場效率高(排第7);世界級的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分別排第9和11)。」所以,陸企到台灣,運作容易,人才充足。反觀大陸,台灣的強項正正都是它的弱點,總排名第29,落後台灣一大截。大陸的台商,除非是大企業,或者是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扎根,不然遇到的問題太多,難以應付【註6】。

和大陸多搞貿易,還有一個不利台灣的因素,就是大陸大而台灣小。這個因素與兩岸政治因素結合,台灣很容易整個給大陸「買起」;台灣最大的一些企業,與大陸的比營業額,平均只有後者的十分之一【註7】。台灣對大陸完全開放貿易,還有一個危險,就是遲早被大陸前來的各種變相「投資移民」佔據【註8】。

上述三個特殊因素,即大陸政治威脅、落後國的市場難滲透、經濟規模對比懸殊,在在不利於台灣和大陸搞自貿。這個分析,無疑印證了台灣人對「服貿」的直觀抗拒。因此,國民黨更應該認識到,要放低身段與「佔立」的學生好好坐下來談。學身提出先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法」,以更多的保障台人條款規限「服貿」議案,然後發還委員會逐條重審,無疑是合理的。

一、Media Convergence v. 前IT世代廣播政策

Wiki Wong一招兜篤將軍,帶幾十位記者來一個「半天港九海陸遊」驗證固點電視訊號可以「街收」,把通訊局殺個人仰馬翻,唔打低也打殘,再下去只能「打橫行」。官方諸公此一回合如此不濟,顯然非戰之罪(特府上上下下裏裏外外處心積慮出盡法寶對付HKTV多時),而是既理虧在先、又僅能用一個五十年前的電廣觀念和落後法規,去和一個掌握前緣IT技術策略的頑童隻揪,怎麼打得過?HKTV未獲發牌不能進場,卻已經上演連場好戲讓市民看得樂呵呵!

玩轉官爺們之餘,大家試想,如果某地當年手機通話剛剛興起,該地通訊局以手機信號入屋之後太清晰、影響固網電話的商業權益為由而不發業務牌照,今天的那個地方是何景象?可幸香港的手機服務發展沒有走那條路。但為什麼電視廣播卻要如此呢?時至今日,通訊局竟用「入屋」、「街收」等老早過時的觀念,試圖「捍衞」業者之間的分野,肯定徒勞無功,還暴露了官方的加碼大細超立場。

Wiki Wong和一眾記者們的海陸遊證明一點:任何人都可以像他們那樣,在鬧市裏、海面上,無礙於時速七八十公里車輛上的風馳電掣或九節航速遊艇上的波濤起伏,輕而易舉暢順地接收得非流動牌照電視商TVB、ATV甚至香港電台電視部播送的音視節目。對固點訊號可以如此「街收」的狀況,通訊局多少年來任之由之,現在更以「能被接收」不等於「提供服務」的講法作克林頓式巧辯,但為什麼到了HKTV的訊號能夠「入屋」,通訊局卻馬上用盡辦法刁難,聲稱持流動牌照業者無此權利呢?

而且,更有媒體引用官方資料指出,固點業者TVB可能老早利用了十分普及的USB調諧器(俗稱「高清手指」)等各種流動接收器具增加自己的實際收視率(不必一定指關鍵「滲透率」)。果能證實的話,通訊局難再辯駁【註2】。

除了大細超,還有抱殘守缺、客觀上呵護既得利益反競爭的問題。

IT革命的要義就是三個無可逆轉的趨勢:資訊流通民主化、訊息競爭平權、技術系統互相滲透。關於後者,就以不同的流動系統、固點系統而言,其互相滲透的特性已經普遍導致所謂的「媒介聚斂」(media convergence),即無論從業者還是受眾角度看,所謂「流動」、「固點」的分野,已經幾乎毫無意義;如此,問題不再是如何再人為地用法規阻止聚斂,而是要理解聚斂會否導致更少還是更多競爭。

舉例說,如果TVB利用現存優勢拓展業務,從固點延伸到流動,令流動業務市場的潛在競爭者考慮進場之前更有所戒懼,那就可能是反競爭的行為;但如果新業者HKTV進場開展流動廣播服務,甚至利用系統技術的滲透特性大張旗鼓強攻現有的固點市場,那就反而是促進競爭之舉。

在大眾領域裏,關於「媒介聚斂」的討論,已經很廣泛深入【註1】。政府應該做的事,不是逆水行舟強阻訊號「入屋」或「街收」,而是順技術發展引致「媒介聚斂」之勢而樂觀其成,頂多是花點錢把現存含反競爭因素的固點電視廣播牌照買斷。如此,市民皆大歡喜,政府亦可得到輿論支持。相反,如果政府搞專制,聯同既得利益抗拒上述IT業界趨勢反其道而行,到頭來必敗無疑、為天下笑。不是嗎?通訊局要人相信,阻止流動訊號「入屋」以防有人接收,就如同裝一個鐵閘防賊防色狼那樣簡單、應該呢。

很難想像,一個公平公正的政府,會這樣再三採取完全有悖常理的手段而不予合理解釋,去制止一個有創意有實力的業者進場,人為地抑制競爭。筆者說過,政府在此事上的態度和行為背後,大有可能隱藏某種利益輸送。這個看法,於今未變。

二、有關「民望合格」的更多胡言亂語

《明報》周六指出,比照梁特上任之初的港大鍾氏同系列民調,其民望下跌至今的主因並非「給0分的極端分子」大增(1.4個百分點),而是原本給51-99分的支持者大跌(15個百分點)。張志剛利用《港人講地》的抽水數字說事,至此又多一個有力反駁【註3】。知道不妙,這位「君師」在電台訪問時負隅頑抗,辯稱「50分」是「存在於社會的合格線」。這個說法,明顯已經有點「知難而撇」、替自己解套甩身的味道。不過,既然他要那樣說,我們也可以看看,到底社會上存在一些什麼樣的合格線。

你去考本港駕駛執照,甲部筆試20題,答對16題,即80%,這部分才算合格。有些國家更嚴格,例如紐西蘭,35題須答對32題(91%+)。你去考特區海事處的「遊樂船隻一級操作人證明書」,筆試部分的合格標準是70%;因此,2012年10.1海難後,這個標準便受到一些批評,認為太低了。海事處之後的一個反應,是把題目出得難一些;同一合格線,實際標準提高了。人命關天,標準要定得高一點,這個大家都明白。

若考試不涉人命,合格線會定得較低,例如一些國家的公民入籍試。加拿大的這個試,要求是75%,不過,有關公民投票權和參選權的問題,則要全對(看,人家對民主很認真)。美國的公民入籍考試,10條問題答對6條便可,而且出名容易。那是符合美國移民政策的,因為移民美國以親人團聚為主,而且美國也吸收大量低技術勞工成為公民;很多這些人的教育水平都比較低,甚至英語也聽不懂幾個字。

在商界,有些品牌為了促銷,推銷員會在街上或電話裏問你問題,你肯答,就「合格」,還送你贈品。

至於特首民望,有些人認為工作成績好很重要,合格線於是定很高。另外一些卻認為,夠「紅」就合格,表現必然好。連「好」是指什麼的好也因人而異。

有張志剛口裏說的「存在於社會的合格線」?開玩笑。

但這當然不等於說我們不可以談政治人物的民望合不合格,而只是說明了,「合格」的標準千千萬萬,因人、時、地、事而有異;硬指人們心中有一個公認的合格分數,無乃霸道。然而,張志剛說法最大問題還不是這個,而是先混淆然後等同下面兩者:(一)閱讀民調結果的人心中各自的主觀合格線;(二)回答問題的人對「50分」作為態度中立的理解。

張志剛認為民調回應者都很蠢,不會懂得「50分」的給定理解;那他就應該直接那樣說,然後宣布民調無意義,這樣起碼還合乎邏輯。然而他不那樣做,而是越俎代庖,強替回應者創造一個對「50分」的另類理解,然後以之炮製那個有名的「62%」。

無法自圓其說之際,張志剛唯有說鍾氏民調很特別,「外國很少用這種做法」。在這位本地重量級愛國者心中,「外國」什麼時候成為標準了呢?

《氣短集》之三十三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媒介聚斂」的參考見http://mconvergence.wordpress.com/about/。

【註2】見《主場新聞》報道。

【註3】見http://news.mingpao.com/20140322/gba1h.htm。

【註4】見台灣反服貿與香港和平佔中的三大差異(系列報道)。

【註5】這方面的資料,可見http://www.citizen.org/documents/Korea-FTA-outcomes.pdf。南韓食髓知味,已經要求美國助其加入TPP談判,但美國見過鬼怕黑,先請南韓妥善處理FTA的具體後續問題完畢再說。還有其他「落後者勝」的例子,如中美貿易,亦是大陸得益較多,美國對大陸貿易赤字龐大,道理是一樣的。相反的情況當然有。大陸開放之初,港商如入無人之境,那是因為當時的大陸一窮二白太虛弱,所以飢不擇食,有點像工業革命之後的西方國家到了落後國那樣。因此,「落後國勝」這個觀察,還不能算是一個普遍規律,尚要多看事例、適當規限。

【註6】見http://www.weforum.org/reports/global-competitiveness-report-2013-2014。

【註7】見台大鄭秀玲教授的〈兩岸服貿協議對我國的衝擊分析〉。

【註8】有關陸人在台無限延期居留的法規,見主場新聞〈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

信報 2014年3月24日

http://vicsforum.blogspot.hk/2014/03/blog-post_5659.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