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上看見一名示威者,如何騷擾一位正在工作的電視台記者,真是令人搖頭。或許大家都不喜歡這間傳媒機構,認為報道有偏頗。但,老實說,如果真有偏頗,那又何止這家機構,為甚麼你只騷擾 B,而不騷擾 A?說穿了,就是 A 的報道對自己有利。

只要對自己有利,A 便被視為傳媒的正義化身,那管它一味煽動、指鹿為馬、販賣有色新聞,並把新聞瑣碎化。明眼人一看,就是滿載政治讓議程的宣傳機器,與黨報如出一轍,製造另一種獨裁。

最近,台灣出版了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新作《新聞的騷動》(The News)中譯本,該書一語中的,批評媒體以零碎片面的報道,來弱志化大眾,比報禁更適合打擊民主。

作者認為,如果新聞機構持續不斷傳播各種沒頭沒尾的新聞快報,大量轟炸觀眾,絲毫不用說明事件的脈絡,同時又不斷改變新聞議程,也不闡明各項議題之間的相互關聯,而且不時穿插兇殺案與電影明星花邊的聳動報道,這樣就足以弱化大多數人掌握政治現實的能力。

對,當大眾失去判斷能力,人云亦云,社會的情緒便容易受操弄。可悲的是,傳媒應該是民主的守護者,提供社會不完美的細節,令大眾掌握足夠的信息,來正確審視當權者的功過,從而對症下藥,推動改革。但,現在傳媒只顧販賣恐懼與憤怒,甚至致力於激怒大家,這正是新聞行業的商業利益來源。

其實,我們對社會上不公不義表達憤怒,合情合理,但,正如艾倫.狄波頓指出,傳媒應該為我們提供幫助,讓憤怒能夠出於適當的理由、達到適當的程度,也只持續適當的時間長度 —— 並且讓憤怒帶有建設性的目的。

不過,香港的傳媒鮮有說明一項議題周圍環繞了多少複雜的問題,一味瑣碎化、簡單化,那又如何推動民主?

經濟日報,大地旅人,2014年07月02日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3d0c9ae6-bb33-4c0e-a968-c3682070d895-05037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