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主派除了黃毓民之外,均一致簽署政改承諾書,誓言否決有篩選的方案。李飛主任與部分鸚鵡學舌的人大代表則放言數天後的人大將會為政改落閘關門,下令須有過半數提委通過才可參選。偉大的戴耀廷教授聲言為佔中做足準備,人大一落閘就會發動佔中,到目前為止,已安排行山活動、剃頭落髮。形勢似乎萬分兇險,但用網上潮語解讀,是「認真你就輸了」。

很多論政數十年的才子也還是跟着新聞和政客的指揮棒發表偉論,一時說泛民那麼有決心,否決政改跟着佔中是必然發展,一時又說習總新政對香港政改將會轉趨強硬,民主無望云云。當然,這數天認定人大快要落閘,什麼希望也完了。

如果真的落閘,那還是不錯的,也是一個了斷,港人會馬上起來瘋狂抗爭,指精神上的,行動上則循政客的指示,表態式地和平理性抗爭一下;或是進佔道德高地指控別人不勇敢但自己也無所行動,只是計算如何在下次選舉爭奪泛民主流的地盤。筆者自己也走不出這框框,只是還可以用分析踢爆一下一些明顯弄虛作假的笑話。

表面看,中央與泛民是前所未有地對立,其實卻是十分有合作精神的對立,以中共的術語說,這叫「又團結又鬥爭」。如果中央準備落閘,上星期緊急安排以示友好的兩場公關活動就不用上演,張曉明不會安排分批會見泛民,李飛不用專程南下。

大家必須明白,經過四年前的經歷,泛民主流也好,逆流也好,人人私下均有不同途徑跟中共有接觸和溝通,所有公開讓港人見到的,只是劇本的一部分,見不到的是共識。

共識是什麼呢?公民提名不會有,人大常委可就公民提名是否違憲的問題作出立法解釋,先解決這一問題。特首提名如何具體產生,應待香港政府提出政改建議,幾上幾落然後決定,假民主也要弄得好好睇睇,有急急落閘的必要嗎?自然沒有。

大家回想一下,提委過半數的「集體意志論」、特首必須「愛國愛港論」,是去年提出的,已經大半年不談了,現在忽然又拿出來,是把調子提高,迫泛民合作,一同為公民提名之議降溫,如此而已。泛民二十六人簽的承諾書,並非重申「公民提名必不可少」,而是「無篩選、符合國際標準」,這已是自行退了天大的一步。

這叫做「期望管理」。公民提名是泛民早前打出來的一張牌,一如什麼五區總辭,可藉此鼓勵一些小單位如「學民思潮」等「獨立」地提出來,而泛民主流假仁假義地作出呼應,6月間泛民更發動連串活動,把提議推上高潮。7月中共反擊,一手經周融搞活動平衡民意,一手揭出泛民多人收受獻金的「醜聞牌」,泛民氣勢因而大弱,只好自行退讓,收回「公民提名必不可少」的高價,退到「無篩選、符合國際標準」的浮動底線。

與「愛國愛港」論一樣,「國際標準」論其實也是人云亦云,甚具彈性。甚為有默契的是,這兩星期「醜聞牌」也暫停不打,過去的星期日由泛民搞了一次行山活動、汽車巡遊活動,拿回一些聲勢,然後靜待人大常委拿走「公民提名」這一議題,大家退到在沒有這一訴求之下爭民主;沒有公民提名的民主樣本多的是,大家很快會自我調節心理,接受現實。也許學民思潮與學界的小朋友不會服氣,但民主是誰說了算數?是黎智英,還是在他的網站處任兼職的黃之鋒?二十年後很難說,今天是很清楚的。

若然可以選擇,支持民主的港人經過深思之後,會認為泛民應否決假民主方案,寧可保留社會的張力,等新一代的年輕人接上民主棒,繼續爭取下去。若然我們相信一代人應比一代人更有智慧,失敗的這一代人理應退出舞台,別學上一代的司徒華死前也不肯交棒吧。只是,我們客觀地審視一下,政客藉「民主」這一「產業」名成利就,別說為理想而自我犧牲這樣偉大,就是明顯地犯了貪腐的大錯,連認錯離場也不肯,還是要厚顏地混下去,他們最終會否決中央已安排十年的政改嗎?

他們肯,中共也不肯,中共是用了十年以上時間安排和計劃今天的政改,破你們泛民安排的「佔中」局是自然的,自己安排的局焉會讓這一代的泛民隨意破局,讓問題拖延下去,沒完沒了?

其實,中共的構想已經開始浮現,提委的組成與過去四屆的結構基本相同。篩去不接受的候選人是必然的安排,但不用半數投票這樣粗暴,限制在提委之內得票最高的三人參加直選便可以。

以過往的經驗看,中共可以影響四分三提委的投票取向,三人之中兩人為建制派人選;泛民集團能推選的,只可能是花瓶式的陪跑者,因為他須要建制派的少量「過票」,也須中央點頭接受。

明顯的假民主泛民當然不能接受,但技巧之處是三人出閘不符國際標準,四人或五人則泛民應可自選一人。若中共承諾下次可以考慮檢討按同一機制增加入閘人數,泛民會否「袋住先」?

在這一情況下,泛民還是不肯接受的話,將會面對中共打出更多「醜聞牌」。試問我們的民主英雄們點頂?

信報,2014年08月26日

http://forum.hkej.com/node/116015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