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3015923185

今天,我相信用勸喻的方式去叫學生們不要參與罷課是沒有用的,因為青年人的特質是,你越叫我不要做,我就越要做,而且偏要做。身處在這個年代,其實學生有理想有激情關心社會絕非壞事,但關鍵是,學生們需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做的任何選擇,將來都要自己承擔後果,要了解及接受自己需要付出的代價。為此,我提出「十問罷課為什麼?」,希望各位學子在行動之前,想清想楚罷課到底為什麼。

1. 發起罷課到底為了什麼?

學聯提出罷課是希望重新凝聚群眾力量,推動港人反思自身命運,是年青一代對港人的呼喚。他們希望藉着學界的力量,發起一波又一波的不合作運動,迫使人大常委決定作出修改。但想深一層,罷課真的可以迫使中央改變決定嗎?罷課對整個政改討論推進有實質性的作用嗎?不上課對誰的影響最大?是學生還是政府?除了罷課難道真沒有其他表達意見的方式?罷課此手段是否真的能做到凝聚群眾力量?

2. 罷課想達至的目標是否現實?

學聯提出罷課四大訴求:一、確立公民提名權為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方法;二、展開立法會改革,廢除立法會所有功能組別議席;三、人大常委向港人鄭重道歉,並撤回就本港政改的不義決議;四、梁振英、林鄭月娥、袁國強及譚志源等主事政改的問責官員當應引咎辭職。

理想歸理想,口號喊得再響亮,再漂亮動聽,也總有一天要落地回歸現實。目標決定行動能否成功。罷課目標看似鮮明,但實情虛幻難以實現。如果真的以此為目標,那麼相信罷課一年、五年、十年,都難以成功。

3. 罷課到底要持續多久?

至今我們很少聽見參與罷課人數多少才算成功,或者,大家心中都有疑問,罷課一周到底是否有效?是的,通常聽到的答案是:參與人數多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喚醒群眾對香港命運的反思。但想深一層,如果不為行動設定一個成功的指標,很多時候都會被激情及群眾壓力影響而一發不可收拾,到時候出現任何意外都是大家不願看見的。再者,如果真的要罷,一周的時間能起到什麼效果?如果根據學聯所說,罷課只是第一波,那麼這場所謂的抗爭運動到底要持續多久?

4. 選擇在此時罷課的決定是否明智?

現時政府連第二輪諮詢的方案都還沒出台,就以罷課行動與政府和人大常委「攤牌」,那麼以後是否政府有任何動作都以罷課去表示學生的不滿?如此學不成學,校不成校,動輒以罷課手段向政府施壓,是否明智的決定?

5. 罷課是否必然合理?此次罷課會給香港的民主進程帶來什麼後果?

學生應該有理想,也應該為抓住自己的理想而奮鬥,但是不是無論什麼情況,都採取走出馬路激烈的抗爭方式?歷經那麼多年之後,香港一人一票的普選夢想眼看就觸手可及,現在人大定出了普選的原則,特區政府的普選方案尚未出台,大家就已經用抗爭的激烈方式去否定一切,這可能會把香港的普選夢打碎,香港的民主進程會因此而原地踏步停滯不前,難道這就是我們的理想?

6. 罷課是抗命,讀書就等於認命?選擇罷課就理直氣壯,不認同罷課卻只能埋藏心底?

提倡罷課的學生高舉為民主為公義,但實情大學生「走堂」情況常見到不得了,罷課只是讓某些同學可以名正言順的「走堂」。老實說,大學生不上課見慣不怪,我們尊重學生選擇罷課的權利,但也請同學尊重希望上課之同學的權利。認同罷課,似乎就是政治正確,不認同罷課,似乎就是政治不正確。因為巨大的輿論及朋輩壓力,很多中學生連自己的心底話都不敢表達出來。沉默不出聲就會「被表態」,「被支持罷課」,這種無聲的壓力到底是否對中學生公平?

7. 到底什麼是學生領袖應有的作為?

作為一名有智慧的學生領袖,我們是否應該思考,單單高舉反對及抗爭的旗幟對解決問題有幫助嗎?我們是運用智慧和學識去激化矛盾,還是運用智慧和學識去凝聚大多數市民的共識,去尋求解決現時困局的方法?有勇還須有謀,如何求大同,存小異,也是一種智慧。

8. 到底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校園?

學校是一個讓我們明辨是非追求真理的神聖地方,我們需要一個清靜的環境讓學生思考未來和聆聽自己心聲的地方。學生需要一張安靜的書桌,請還我們一張安靜的書桌!

9. 有多少中學生清楚了解罷課理念?

中學階段還在接受基礎教育,理應接收不同觀點,客觀分析利弊,若在此時只單一宣傳罷課的理想甚至企圖模糊罷課的弊端,難道對中學生公平嗎?此外,黃之鋒周庭同學現已貴為大學生,參與大專生罷課也算合情理,但何須鼓動中學生參與罷課?一眾中學生還期盼着考上大學繼續追尋夢想,難道學民忍心斷送學生的大學夢?

10. 最後,到底誰為罷課的學生「埋單」?是學生自己?政府?還是整個香港社會呢?

香港學生發展委員會主席 謝曉虹

2014年 09月 21日 23:46 香港商报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4-09/21/content_3381814.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