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佔中、反政改到罷課,可以說反政府勢力在學生中間發展迅速。由學民思潮帶動,學聯加入,再由學聯往各大專院校的學生群體中串聯、擴散,適正利用到大中學生對國情港情的無知卻充滿理想激情,結合媒體和部分教師在煽風點火。總的來說,他們的行動給了反政府勢力在大中學生大肆發展的機會。

我們可以不同意他們的政見,懷疑其背後的推手與動機,然而,在社會運動中擴大影響、串聯大中學生方面,他們的方法與成績卻勝於建制派一直的毫無作為。

民建聯等政黨都有青年組織,左派也有教聯會,歷史上也在大中學生做過很細緻、影響深遠的工作。可是,回歸以來,建制派基本上無甚作為,沒有青年工作、學生工作和教師工作,就連政府撥款幾千萬元的國民教育也搞得一塌糊塗。或許甚至可以說,回歸後,建制派和傳統左派過於高興地分配政權的利益,以為大權在握,形勢大好,便不需再如回歸前那樣做工夫,只要中央政府撥出資源,打選票戰還可逐步擴大勝果。

正是由於他們和北京主政者被勝利衝昏頭腦,還被利益遮蓋了眼睛,只會興高采烈地分權奪利,卻不知媒體早在人家手裏,青年學生的思想取向反回歸而行,比回歸前更不愛國家社會,缺乏理智的國民教育與公民意識,也更不懂、不願懂中國的國情。由反高鐵、反國教到佔中,當有心人弄出一系列抗爭命題,多年種下的因便結出政治的果實來,實際反映過渡期與回歸的大問題。

陳文鴻

香港《東方日報》,2014年10月5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41005/00184_001.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