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Lachmann

【核心提示】我对美国社会学的主要观察是,绝大多数都是解决美国当前的社会问题,当他们发展理论时,许多只能在美国背景下才能理解。你无法普遍性地运用他们关于人口、犯罪或政治等方面的理论,无法用来研究中国、法国或印度。

理查德·拉克曼(Richard Lachmann)教授先后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与哈佛大学,博士毕业后在威斯康星大学担任助教,随后转入纽约州立大学社会学系至今。拉克曼教授在美国社会学界有着很高声誉,关注资本主义的起源与变迁、国家权力、世界霸权的衰弱等领域,主要著作有:《从庄园到市场:英格兰的结构变迁,1536—1640》(1987)、《不由自主的资产阶级:近代早期欧洲的精英斗争与经济转型》(2000)、《国家与权力》(2010),后两本均有中文译本。其中,《不由自主的资产阶级》获美国社会学会杰出著作奖、历史社会学分会的巴林顿·摩尔奖和政治社会学分会的杰出著作奖。笔者就美国社会学研究的专业化趋势采访了拉克曼教授。

郭台辉:与欧洲社会学相比较而言,美国的社会学似乎更为专业化甚至碎片化,比如美国社会学会有50多个分会。如何理解美国社会学这种高度分化的特点?

拉克曼:这可以有很多解释。一种解释是,这是美国研究社会现象的一种方式,应该允许人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他们应该有很多选择。美国人了解观念议题就像购买商品一样。如果研究社会学,我有一个观点,你有另一个观点,每个人都可以建立一个分会。这意味着,该领域内部的主题相当不连贯,很少存在一些基本的理论,对于这个领域应该研究什么内容都没有共识。这就会产生一个问题:正在考虑进入社会学的学生无法对某个主题有深刻印象,一些人喜欢社会学但决定不研究它,因为这个领域内部似乎缺乏连贯性,不是一个严谨的学科。

美国社会学会的年会每年都要列出几百篇论文,但所有主题的论文彼此之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没有任何关联。当然,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几乎都是有关美国社会自身的。我对美国社会学的主要观察是,绝大多数都是解决美国当前的社会问题,当他们发展理论时,许多只能在美国背景下才能理解。你无法普遍性地运用他们关于人口、犯罪或政治等方面的理论,无法用来研究中国、法国或印度。所以,在建构理论方面,他们并没有获得很大推进,对学术史以及后来的研究者来说都没有什么贡献,这是致力于成就一番学术事业的学者应该警惕的问题。

还有另一种解释。对于在美国做比较分析的社会科学学者来说,美国学术界的一个优势是,我们更加意识到其他国家的存在。这在很大程度上因为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第三世界的优秀学者可以在美国获得很大程度的学术自由,他们非常具有创造力,对母国的文化传统与语言有着深厚的了解,来到美国后可以在直觉与思考上产生出强有力的对照,这是做比较研究最重要的基础。二战以来,美国学术界之所以得出许多具有解释力的社会科学理论,主要是得益于其他国家移民的学者。受到他们的启发与教育,我们也就有了更为广阔的国际视野。

不仅如此,从历史上来说,美国社会科学界的相当一部分优秀成果,是作为一种反“种族主义”的力量而创造出来的。社会学这个学科一部分是主张反对科学上的“种族主义”和研究上的歧视,这产生了两种后果。其一,美国社会学仅仅聚焦于美国;其二,美国社会学给人们产生的一种感觉是,包容所有观点,并且把所有研究领域都等而视之。你可以研究对你自己生活很重要的一个小问题,而且与研究资本主义的问题或其他一些大问题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我们很少人会告诉自己的学生:你要研究的主题是细枝末节的,不可能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理论结论,所以应该选择另一个主题。显然,这与美国这个强调民主平等的社会体制以及个性化与原子化的社会风气是密切相关的。

郭台辉: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美国社会学缺乏理论上一致的分析框架,这种不一致和碎片化是优点还是缺点?

拉克曼:如果你有一个可以研究很多主题的领域,你就很难发展一个前后连贯的理论。另一方面,不但在美国,而且在全世界,大多数社会学理论都是关注几个争论,比如马克斯·韦伯对了还是错了,他在哪些方面是对的,或者有关韦伯与涂尔干的几个类似问题。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社会学充满朝气,而社会学家有着高度共识。即使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苏联,任何一本书都以“这是马克思……”开篇,但实际上他们很多人都是在从事现代化理论。在理论上根本不可能存在内在一致。这在全世界都是社会学的一个难题,在美国这的确更糟糕,因为美国社会学有着千差万别的研究领域,社会学家们在研究各种迥异的主题。比如,有些社会学家关注的问题是年轻人为何以及在什么时候犯罪,他们对普遍的宏大理论根本没有兴趣,他们需要一些非常具体的数据和现象,这样就导致理论更为混乱。

当新的研究生或本科生入学之后就得上导论课,老师不得不给他们的一种感觉是,这个领域在关注哪些前沿问题。我们不得不教一个个不连贯的知识点,而没有一种很清晰的理论。结果如何呢?这显然意味着在理论上没有任何进步,人们所确立的理论核心没有一致的基础,而且,教师自己对学术界正在进行的研究也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把握,也不知道哪些是重要的社会问题。你对正在关注的问题投入大量的工作,但它有可能并不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当然,一种乐观的观点认为,有人在尝试不同的社会问题与现象研究,这很不错,但要注意一个度的问题,实际上有很多问题是没有多大社会政治意义的,不值得投入毕生的精力。

作者:郭台辉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2月14日第559期
http://www.csstoday.net/xuekepindao/zhengzhixue/87714.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