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失业率可能会持续上升,占领华尔街运动可能是2012年的一个预兆

2012年,发达国家可能会发生革命。高失业率、高通胀和财政紧缩,严重挤压了家庭部门。政治风险可能将在2012年主导全球经济。

白领变蓝领

白领失业率可能会持续上升,这将对需要养家糊口的有经验的中年高收入人群造成伤害。

信息技术是导致这一局面的最大原因。西方国家在把蓝领工作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之后,剩下的就是零售行业的低收入工作和市场营销、媒体、医疗卫生、金融等服务行业的高收入白领工作。后者实质上就是从事信息处理。然而,信息技术日趋复杂,逐步取代了这些白领的工作。这种趋势是结构性的。一大批白领可能将被永久取代。

比如,每家大公司都有很大的IT部门,处理和维护内部IT系统。在高峰时期,华尔街每家公司每年IT方面的支出为10亿到20亿美元,IT人员数量远远超过金融专业人士的数量。迄今为止,IT部门仍然以安全因素为由抵制减员。但是,当前公司内部IT系统的安全性甚至低于消费市场上的服务。当企业发展到允许员工在家和工作场所使用同一套系统时,它们就能省下一大笔钱。改变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可能会造成近千万IT人员永久性失业。

金融业是另一个例子。金融业占全球GDP总量超过二十分之一,提供最高薪的职位。金融业大多数工作就是处理和收集信息。但是,大多数信息现在是可以自动收集的,每个人都能够通过智能手机即时了解。金融业的不稳定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从业人员过剩,大家都在试图通过投机找到足够的工作而造成的。这个故事马上就要结束了。金融业可能需要裁减一半的劳动力。这将对白领阶层带来巨大影响。

医疗卫生行业又是一个例子。在大多数发达国家,这个部门的增长要快于GDP的增长。在美国,医疗卫生行业现在占GDP总量的17%,并且是造成美国经济问题的最大原因。然而,这是一个非生产型的行业。调查表明,医疗支出增加并不会提高人口健康。越来越多的医疗支出都是花费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对人活着的时候的健康状况无甚影响。

人们通常会把医生和医院与治病救人,而不是浪费钱财联系起来。任何非生产性行业的存在都是依赖消费者的无知,信息传播将会导致这些行业的衰落。医疗卫生行业的情况很可能要比金融业好。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也会慢慢开始裁员。

法律、会计、市场营销、媒体等在过去二十年中得到了长足发展。这些行业的大多数人员通过收集信息并整理成像模像样的材料而谋生。媒体行业已经深受信息技术的冲击。同一股力量将会导致其他信息处理行业的收缩。

信息技术对发达国家白领阶层的冲击可谓祸不单行。由于股市和房地产双重泡沫的破裂,他们的财富严重缩水。美国家庭部门的净价值很可能从2006年的高峰减少了20%。

未来的财富状况并不乐观。老龄化意味着房价在未来十年中将会贬值。日本过去十年所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在其他富裕国家重演。

另一方面,通胀正在推高生活成本。现在的油价是20世纪90年代平均价格的五倍。新兴经济体的需求推高了能源和食品等关键商品的价格。即使现在由于油价下跌,通胀似乎略有冷却,长期趋势仍然上涨。新兴经济体的需求不可能逆转趋势。

发达经济体工人的挣钱本领在全球化的世界里将会持续减弱,新兴经济体在价值链中的位置无疑将会上升。发达国家尤其是德国和日本的制造业所倚仗的是技术和手艺,而不是知识产权。新兴经济体掌握这些技术只是时间问题。

金融市场在给政府提供借贷时总是迟疑不决,这让发达国家更加难以救助低迷的劳动力市场和家庭部门。

人口老龄化和信息技术对劳动力市场的冲击,以及新兴市场兴起所造成的贸易环境恶化,都给发达国家带来了重重困难。其政府不但无力提供救助,甚至还可能会减少救助。西方国家家庭部门所遭受的压力,严重影响了其社会稳定。

星火燎原

一个世纪以前,由煤和石油驱动的机器让大多数蓝领的就业保障突然消失了。蓝领组织起来发起抗议,工会运动由此兴起。这一运动是成功的,因为工会可以劫持机器相要挟,并威胁要破坏它们。蓝领也可以用大锤和链锯等工具做武器。

现在,白领的处境更加糟糕。他们处理的是信息,而信息都储存在虚拟空间,任何人都无法以此相要挟。白领同样也无法诉诸武力来增强其议价能力。

因此,白领的抗议惟有走向国家范围,改变国家政治,才有可能成功。现在这种零星抗议是无法实现目标的。惟有当这些抗议发展成为国家范围的运动,成为政治党派,白领才有可能实现其目标。这类运动很可能将会在2012年爆发。

欧洲现在正处于全球注意力的中心。主权债务危机很可能会从希腊蔓延至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实际上,因为金融市场拒绝给这些政府提供资金,这场危机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会进一步深化。但是,美国的问题更为严重。2012年,美国可能会成为全球动荡的关键点。

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像燎原之火一样席卷美国。这可能是2012年的一个预兆。惨淡的数据足以说明一切。自2008年以来,已经有将近10%的美国家庭丧失抵押品赎回权,房屋被收走。28%的按揭房屋所有人为负资产。2500万希望工作的人口失业。自2007年以来,中等家庭实际收入下跌了10%。雪上加霜的是,今年医疗卫生花费上涨了9%。对很多人来说,加入革命至少可以在公园为他们提供一个栖身之所,以及一顿饱饭。

1989年,美国赢得了冷战。仅仅20年后,美国怎么会落到如此惨境?原因在于,这种以他人为代价而使权贵变富的掠夺游戏是应该被谴责的。这甚至不是权贵资本主义。过去二十年间美国证券市场表现欠佳,资本家也就是股东们也获益欠佳。从这场掠夺游戏中坐享其成的是那些权贵阶层。

美国17%的GDP用于医疗,比其他发达国家高出一倍,但是民众却没有因此更加健康。美国医疗体系的确是一场使医生、医院和医疗经理人获益的掠夺游戏。

金融业现在是美国愤怒的中心。它在高峰时期曾占GDP的8%,是历史平均水平的两倍。但是,大型金融机构的股东损失惨重。4%的GDP进入了金融高管的口袋。

虽然民众处境艰难,他们却长期被像2000年IT泡沫这样由债务引发的金融泡沫和其后的房地产泡沫所蒙骗,以至于相信自己没有变穷。2008年房地产泡沫破裂时,这一掠夺系统再次利用这一机会,剥削了民众,用纳税人的钱来救助那些濒于破产的金融机构。

失败的全球统治精英

柏林墙倒塌之后,在过去20年里,以达沃斯为代表的一群自我任命的精英通过金融游戏统治了全球经济,通过权力从民众手中敛财,通过创造泡沫来掩盖自己的掠夺行为。

真正困扰全球经济的问题,是这群统治精英希望掠夺游戏继续而不是终止。

一年前,我曾预测2012年主权债务危机将引发一场全球危机,尤其是在美国国债市场。这次债券市场行动迅速,预测到了危机的发生,不愿意再像以前那样借贷。在美国,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拒绝给奥巴马政府授权增加财政赤字。压力从债券市场转向了政治。政治危机,而不是债券危机,将会成为2012年的主题。

游戏的结局将会是发达国家降低生活水平,提高税率。实现这一目标将会遇到重重困难。如何分配这一负担是一个大问题。高薪白领可能将不得不接受服务行业工作减薪的事实。银行业人士和医生可能要接受司机和服务员水平的工资。富裕国家的退休年龄可能要后延三年至五年。

对公平的追求将会推动革命。全球统治精英早已通过金融游戏将其钱袋联合起来。他们继续通过强迫政府救助失败的金融机构将钱袋联合起来。

收入以及财富分配的不平等,将会在2012年在很多国家引发革命。

来源: 财新《新世纪》
http://xieguozhong.blog.caixin.com/archives/2609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