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77171_10204710766907631_5131897071329085370_n

「佔中」行動使網上「左膠」與「右膠」之爭升到新高峰,香港社運左右兩派就佔領區操作曾出現爭執。右派堅持政府作出讓步才從佔領區撤離。

很多官員或「社會賢達」都不會了解,那些在街頭抗爭的香港年輕人,他們拿著手機在看些什麼,他們的信息來源與價值結構,是如何受到網上facebook和firechat等平台的影響。而在那些香港反對派的網上世界中,這一週來的「佔中」行動,也使網上的「左膠」與「右膠」之爭,上升到歷史的新高峰。

「膠」其實是香港的網絡語言(「膠」意指沒頭沒腦的奇怪作風,也是粵語粗話的諧音)。「佔領中環」的第六天,左右兩膠一度就佔領區的操作細節出現爭執:左膠呼籲在佔領區永久開出「人道通道」,但反對者認為有需要時開通就可以;左膠也呼籲拆除擋路的鐵馬,以免在突發事件發生時造成危險,而右膠則批評左膠是要趁機瓦解佔領區防線,認為擋路的鐵馬才是保護佔領者的屏障。

網絡上頃刻出現大量針對社運左派的懸紅海報,點名陳景輝、葉寶琳和林輝三人,呼籲示威者不要讓他們拿到佔領區的主導權,以免前功盡廢;街頭湧現反對左膠的橫幅和海報,部分佔領者追擊左派人士。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傍晚,直至有反佔中人士在佔領區踢館鬧場才稍事平息。

社運左翼的目標是爭取一個平等公義的社會,為弱勢發聲;他們爭取保留代表性的建築、為受高鐵項目影響的菜園村居民爭取合理安排,為新移民爭取與香港人同等的福利。社運人士朱凱迪、葉寶琳等是左派的標誌人物,他們在香港獨立媒體的網站與facebook上都很活躍。

右派則擁有強烈的本土意識,強調本土利益,遇到敏感議題時,傾向以族群來區分敵我,包括批評水貨客和(大陸旅客)自由行嚴重影響市民生活,並發起「驅蝗」行動。提出《香港城邦論》的學者陳雲被視為「國師」,他近日宣布以「香港復興會」之名參政,呼籲支持者捐款,而自稱「皇上」的黃洋達與他領導的《熱血時報》及「熱血公民」在「佔領中環」前線則獲得不少好評。網名「金金大師」、一直參與「反赤化、反殖民」的梁金成也得到不少知名度。

左右兩派同屬泛民,在大部分社會運動中都會處於合作階段,兩派的支持者也靈活互相流動。較容易區分兩派的,可能就是其推展社會運動的方法和模式。

自二零零七年保衛中環皇后碼頭運動開始,到二零一零年反對興建高鐵等社會運動,基本上都由左派主導,但不少人詬病,左派的社會運動方式不切實際,消耗民氣而不能達到目標,於是形容左派為「左膠」,諷刺他們搞的是「維穩社運」;相對地,左派也標籤這些批評者為「右膠」。

直至近年,自由行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浮面,陸港嫌隙日深,社會運動急速右傾,強調本土排外的右派理論和針對自由行的「驅蝗」行動吸納了大批支持者;而二零一三年社區組織協會何喜華、施麗珊、蔡耀昌等人為大陸新移民爭取「居港一年即有資格申領綜援」,也招來右派狂轟,指摘他們「左膠賣港」。左派無論在網上或是現身社會運動場合也經常被右派狙擊,經典例子出現於二零一三年底的香港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爭議,群眾在Facebook發起於政府總部集會,期間有人認為左派團體「左翼二十一」騎劫集會,把其趕下台,並在網上聲討。

右膠成為佔中一大變數

日前,城中多位重量級人物呼籲群眾從佔領區撤離,右派厲聲拒絕這種沒有成果的撤退。而「佔領中環」期間,亦有右派批評「佔中三子」、學聯和學民思潮不夠進取,形容其為「左膠」或是「左膠化」。顯然,右膠已不在「佔中三子」、學聯和學民思潮的控制範圍內,成為「佔領中環」運動的一大變數。■

馬家豪
亞洲周刊,2014年10月19日 第28卷 4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12825953596&docissue=2014-4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