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自提出「佔領中環」以來,一直意圖與各反對派政黨劃清界線,擺出一副政治中立、民間自發的模樣。但其實,他本身就是民主黨的創黨成員。近日網上爆料文件就曝光了民主黨的黨員記錄,列明戴耀廷是該黨創黨成員,隸屬於九龍西支部,並詳列其服務的議員辦事處及家中電話、電郵等。這份資料將戴耀廷的真正身份暴露於人前,證據確鑿,不容抵賴。

其實,戴耀廷與民主黨的淵源早在其讀大學時已經開始。當年他以學界代表身份參與香港基本法的諮詢工作,開始嶄露頭角,並得到李柱銘賞識。1986年大學畢業後,隨即擔任李柱銘的法案助理,並且加入民主黨。1989年戴耀廷到英國倫敦大學經濟與政治學院修讀法律時,據稱由李柱銘搭線介紹予美、英的情報人員,發展成為外國勢力的「暗樁」,並要求他隱蔽政黨身份,方便展開社會活動。於是,在他學成回港之後,就立即與民主黨斷去所有聯繫,成為了一個表面上沒有政治背景的學者。而類似戴耀廷般的「特殊人物」,現在還活躍於香港社會的仍有不少。他們在平時可能是政客、律師、學者、社工,但每到政治鬥爭激烈之時,就會紛紛走出來配合外國勢力的行動。

而美國也沒有「虧待」戴耀廷,早就通過有「中情局分店」之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下屬全國民主研究所(NDI),為戴耀廷等「暗樁」提供各種各樣的支援。例如與香港大學共同成立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就是為外國勢力在香港策動「心戰」而服務。而戴耀廷正正是該中心的受薪研究員,多年來受其栽培。

到了2012年,華府開始實行「重返亞洲」政策,並且對準香港2017年的特首普選,意圖發動一場奪權行動。在2012年底,與美國關係密切的黎智英突然結束在台灣的業務,返回香港指揮大局,並且不懼虧蝕大量投資《蘋果日報》及「動新聞」,為之後的政改大戰作準備。同一時間,戴耀廷亦多次秘密前往美國,並與美駐港總領事館官員頻頻會面,商討「佔中」的具體細節。隨後在2013年1月,他正式在《信報》提出「佔領中環」行動。之後發生的一切,就已經是歷史了。

戴耀廷為甚麼一直要隱瞞民主黨員身份?至今終於一清二楚,他要隱瞞不只是與民主黨的關係,更是與李柱銘的關係,與英、美勢力的關係。他要以一個「身家清白」的學者形象來領導這一場行動,絕對不容露出任何馬腳,被人揭破其身份。所以,他才要矢口否認是民主黨員,就如彼得一樣「三次不認主」。現在「佔中」已經爆發,規模更較他原來設計的大,相信他已「無愧」於外國勢力的栽培。不過,對於生他育他的香港,戴耀廷是否真的沒有一點愧疚之情?

香港《文匯報》,廿四味,2014年11月4日

http://paper.wenweipo.com/2014/11/04/PL1411040002.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