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此文為梁錦松於11月10日「團結香港基金」成立典禮暨論壇發言稿

各位:

香港近來的動盪,令我們十分擔憂。香港是我的家園,我生於斯,長於斯,我愛香港並以香港為榮。多年來我一直自豪地向香港以外的朋友介紹,我們有「一國兩制」的保障,有很好的法制環境,有最自由的市場經濟,有十分自由的社會環境,有良好的教育醫療配套,有得天獨厚的自然風光。但這段時間來,我陷入了憂慮中。不少朋友,特別是外國的朋友問我,香港的動盪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的?香港社會會不會因此而撕裂?香港未來的前途怎麼樣?我也在思考這些問題。

今日的香港社會,繁榮的背後自然掩蓋一系列問題。這些問題有很多是經濟全球化、現代化帶來的共性問題,比如貧富懸殊、老年化、經濟結構調整導致的人才結構錯配、環境污染等等。問題的解決自然寄希望於更加的全球化和現代化,寄希望於在更加廣大範圍內的生產力要素流動以突破解決這些問題的瓶頸,寄希望於各地政府形成更加廣泛而清晰的共識並採取一致的行動,寄希望於更加深刻的創新和變革。

香港貧富懸殊很嚴重,這是全球發達經濟的共同問題。個人認為,在市場經濟及創新經濟裏,很難避免有創意有能力的人賺取大量財富,這些成功人士也會促進其他人創新創業,推動經濟進一步發展。但我同意美國一學者的研究,絕大部分民眾關心的,不是貧富的差距,而是整體經濟有沒有競爭力,和中產階層有沒有機會。換句話說,是否有較佳的社會向上流動性。

還有一些特別突出的問題,帶有香港今日發展的鮮明特點,我認為是需要香港各方形成共識,共同面對,共同承擔並努力解決的。這些問題的解決自然需要時日,但形成共識、並付諸行動則至為關鍵和重要。

第一問題:改進管治制度

第一個問題,如何有效改進香港的社會管治制度。我相信,今日絕大多數香港市民,不論有多少不如意,多少怨氣,但有一條是共識,我們贊成「一國兩制」的政治框架。回歸17年來,香港人目睹了祖國的崛起和強大,感受了祖國在每個關鍵時刻給予香港的關懷與支持,分享了中國經濟發展與繁榮帶來的各種機會。作為香港的中國人,我們應該以自己是中國人而自豪。我們願意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認同私有制和充分的自由競爭會給香港帶來進一步的繁榮與創新。我們贊成保持法治社會,能使香港保持穩定、公平、正義,使香港人民免於恐懼和不安。我相信,絕大多數的香港人是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是擁護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從這個角度講,我相信香港社會具備最基本最廣泛的政治共識,這個共識與中央政府堅定實行「一國兩制」的治國方略也是一致的。有了這個基本共識,我相信儘管有這樣那樣的不滿、牢騷甚至大規模的示威遊行,香港社會不會被長久的撕裂,這是民意民心所向。

今日走上街頭參加佔領行動的人們,除了極少數別有用心想搞亂香港社會、搞垮香港的基本政治框架的人,絕大多數是希望改革香港社會管治制度的中產階級、專業人士和青年學生。我們應該建立起一整套制度來聽取各方意見,就如何有效改進我們的管治制度展開心平氣和的研討。只要是在「一國兩制」的政治框架下,在法制、理性的氣氛中,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縱觀各國各地政府的社會管治制度,有效管治和均衡參與從來都是制度設計最關鍵的難題。各國國情不同,制度設計上輕重緩急有別,這是一個客觀現象。今日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是不同於祖國的基本政治、經濟制度。不論是中央政府、香港政府還是香港的各界人士,都沒有足夠的經驗,都需要一個更長的時間來逐步實踐、逐步積累、逐步完善。中央政府從全局上考慮,必然要求香港的繁榮穩定和發展有利於民族復興和國家崛起的大戰略,這是負責任的政府必要的擔當。因此,有效管治是中央政府對今日香港社會管治制度設計的優先選擇。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人民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從2017年起實現特區首長的普選,並最終達至以普選為基本方式的社會管治制度改革,同樣也反映了中央政府希望達至均衡參與的良好願望。每個理性的香港人都應該思考,我們應該如何在完善均衡參與的方式上取得共識,如何讓均衡參與的實踐早日開展以利積累經驗。依據基本法,香港行政長官是香港市民依法選舉並由中央政府任命的地方首長,他必須符合愛國與愛港雙重標準。我們應該更多地經過討論,形成共識,那就是具備什麼樣條件的人是愛國和愛港的,有無可能提出具體條件來,有無可能在香港市民參與選擇的過程中,形成一個有效的提名機制。我希望大家集思廣益思考這個問題,把政改往前推進。

民主制度的另一個要點,是在合法的前提下,保障反對派的權利。我贊成反對派合法表達訴求,我更希望看到反對派理性地表達訴求,以妥協的精神為完善均衡參與的制度設計做出貢獻。做一個負責任的反對派,以香港市民的福祉為歸依,提出更加合法有效的制度設計,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相信,今日的反對派同樣需要學習,需要積累。

第二問題:培養人才

第二個問題,如何創造環境及培養更多的人才以適應香港經濟的轉型和發展。全球化的知識經濟、創意經濟的浪潮天天在衝擊香港,香港要保持競爭力,必然面臨經濟結構的大轉型。光依靠金融、航運、物流、旅遊等行業不足以維持競爭力,香港需要發展也有條件發展成為地區內領先的「創意、創新及創業中心」。除了政策上的配套,今天我更為憂慮的是香港人才準備的不足。殖民地時期的培養統治階級精英分子為目標的教育體制,經過10多年改革已基本改變。今天香港人民接受教育,特別是高等教育的機會和質量都有了很大提高。但教育的內容是否已足夠滿足了培養知識經濟、創意經濟和全球化經濟的所需人才要求呢?值得我們反思。香港社會,包括特區政府從財政政策、制度環境、文化氛圍等各個方面,是不是為各種人才的創意、創新、創業發展給與了足夠的支持呢?我們是否應結合政府、教育界、研究界、工商界、金融界和其他界別,共同研究,支持新經濟所需人才的培養,和各界如何配合支持他們創業創新帶動香港經濟的轉型,使香港成為新經濟人才的聚集區和創業天堂。最近有兩件事情我印象非常深刻,一是今年上半年中國內地新增就業人口中,超過50%來自於服務業,其中與電子商務、IT信息相關的產業門類貢獻最大。一是青島海爾集團提出了將集團打造成為「小微企業」集群,鼓勵依託網絡技術等新科技,實現再次創業轉型。我感到迎接知識經濟的到來,內地走在我們前頭了。多樣化的人才結構,產生了像阿里巴巴、騰訊這樣巨型的新型企業,這些企業又培養了更多的人才,他們懂技術、懂管理、有創意。這些人才又再次出來創業,帶動了整個新經濟的發展。內地的大企業像海爾這樣的傳統企業也動起來了,他們用創立產業的思維,互聯網經濟的思維,在裂變,在創新。我們香港號稱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也曾說要成為創意產業中心,可我們沒有阿里巴巴、騰訊,沒有一家願意像海爾這樣主動裂變創業的公司。這說明香港在新經濟面前落後了,我們的人才數量不夠,素質不夠,我們迎接新經濟的文化、制度、政策、環境都缺乏競爭力。這個問題不早日解決,香港真的會落後,會退化成為只適合有錢人養老的地方了。

第三問題:港青成長

第三個問題是香港青年的成長問題。青年的問題既牽涉青年本身,更牽涉每一個家庭,既關係香港的現在,又關乎香港的未來。

今天香港的青年學生上街,讓我們再次把心擰緊。說實話,以今天香港的房價,大多數青年人一輩子不可能買得起屬於自己的房子,過高房價已經導致青年對未來絕望。他們要求改變是可以理解,是應該支持的。有人說香港是全球最充分就業的地區,可千萬別忽視了不少是低水平的就業,這並不能滿足青年人渴望成功,渴望人生價值實現的需求。我們有責任幫助香港的青年人去實現更大的夢想而不是告訴他們應當滿足現狀。回歸17年來,香港社會沒有足夠重視對青年成長和發展的關懷,沒有在培養青年人才,疏通社會階層的流動上建立起更暢通的管道,讓青年人看不到未來,這是很大的失誤。

我建議政商學各界和青年學生一起坐下來,加緊討論形成幾個方案,解決青年人最關心的問題。比如,政府和地產商可否商量出一些辦法,除了增加公有土地的劃撥,建立更多的公屋外,可否在私人土地和私人開發項目中,向年輕人置業傾斜。比如,研究和香港周邊政府,如珠海、深圳合作,利用他們的土地資源,共創雙贏局面。比如,可否建立專門支持創立小微企業的補助基金,與私營的天使及創業投資人合作,支持青年創業,支持他們進修學習和開展商務交流。我個人認為這個比給每個香港人發幾千元紅利更有意義。

又比如,政府是否可以設立一高層次的青年事務統籌委員會,能協調各政策局,並能調動資源,確保青年關心的問題能得到照顧,社會有向上流動的空間和有充分的發展機會。

香港的年輕人與我們這些戰後出生的人比較,除了關心經濟之外,還看重人生意義,這和其他發達地區的青年有共同特性,這是天大的好事。佔領行動不可能無限延續,但對建立一個更美好的香港的熱情應該澎湃下去。年輕人是否可以思考支持2017年實現普選行政長官,同時透過不同的途徑參政,例如可以參加現存的政治組織,可以組織新的代表年輕人聲音的政黨,可以參加智庫,包括今天成立的團結香港基金會。試想想,2017年的特首候選人,要爭取500萬合資格的選民的支持,過程中肯定要比以前只爭取1200選舉委員的票,要更小心聆聽市民,包括你們的聲音。你們的建議,應該有更大機會被採納。

看到這麼多香港青年學生起來關心香港的未來,我心裏充滿感動。在他們的身上,我又彷彿看到了三四十年前我自己的身影。我相信青年學生的熱血和激情是香港未來最大的希望。我也想誠懇地告訴青年人,我們雖然隔代,雖然對很多問題的認識和看法有不同,但請相信我們能理解你們,我們都在年輕時為香港和自己的祖國激情澎湃過。我們很快將老去,再過10年、20年,你們會是香港的中堅。誰也不可能違背這個規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歷史使命,我們努力了,也希望你們保持激情和良知,用理性和智慧為香港開創未來,你們才是香港的希望!

梁錦松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Posted On : 十一月 13th, 201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