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仍未死,如果你仍有力氣,如果你仍然生於這世代,請・不・要・把・棒・交・給・年・輕・人。因為你會毀了這場運動,也會毀了我們。

今天響應特首呼籲,到了旺角Shopping。最後我買了一節有趣的片段,一幅美麗的畫面,可惜硬遭店員贈送了一肚子悶氣--因為去這不成,去那也不成,只能跟著他提供的路線而行。

當我出現在彌敦道,基本上已清場完畢,並有零丁車輛開始行駛。看見那條本來充滿人情味、創意、文化氣息非常重的街道被洗刷得蒼白,你很難不覺得唏噓,以及難過。我突然想起一則BBC的新聞,內容是某受訪者表示遊行可以,但不能接受佔領影響市民生活,並且說「民主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東西」,這一刻我也很想講句「條路有無車行我夠唔Q在乎」。

說真的,可以的話我們當然不想霸著街,被人問候,又被標籤為廢青、讀屎片,但你不要忘記,當日9月28日是政府決定發射催淚彈,驅散在公園立法會添美聚集的人群,才令到運動片地開花。今天的局面,政府要負最大責任。香港不是極權國家,這裡不是北韓,我們有權表達意見,政府需要智慧解決民憤。

我沿著彌敦道一路前行,輾轉來到登打士街,這裡約有百多二百位佔領者留守,我獲得的有趣片段就在這裡發生。你知道有些上了年紀的媽媽說話喜歡扯著嗓門(無意冒犯,只是我家那位也是如此),我面前就有兩位,她們非常勇敢,站在警察面前。兩人正在閒話家常(大聲地XD)
「D警察真係好無道理,企o係行人路都唔俾。」
「係lo,企o係度犯法嫁咩?遲D會唔會我留o係屋企都犯法呀?」
「D警察呀人面獸心嫁,琴晚打到D人流哂血」
「咪係lo,正一人面獸心,無陰功。」

面前的警察面露尷尬,沒有回嘴,而我在一旁會心微笑。不要誤會,我不是鼓吹大家鬧警察,只是大家不覺得大媽講起這些話來特別可愛嗎?試想像,如果今天在警察面前講的不是她們,而是年輕人,極有可能會觸動警察神經,他會瞪大眼睛,兇神惡殺的問你「講咩呀你,侮辱警察,信唔信我拉你呀拿」,然後引起一輪衝突;看在年輕人眼裡,則會稀奇姨姨們竟如此明白事理,感到特別的窩心。

你有沒有發覺,年輕人有崇高理想,但有時不免缺乏經驗;年輕人有活力衝勁,但有時不免走錯方向。年輕人的確如很多人所說,有本錢付出時間心血精神,但不代表我們無敵,我們也有屬於自己的限制。其中一樣原罪是「不懂事」。無論黃之鋒如何出口成文,情理兼備,還是有人會說他被人利用(特別喜歡將他和外國扯上關係),無論周永康、岑傲輝、梁麗幗如何運用邏輯辯論,最後也只被說年少氣盛,不理解現實的殘酷。

但如果是出自一群中年專業人士的口呢?不會是事倍工半嗎?再想想你家兩老問你事情時,你給出的答案,他們不是總是不滿意甚或充滿懷疑嗎?結果最後他們的朋友或者誰誰誰,那個平時不怎見面的大姑媽所講的話,他們還比較受落,不是嗎?如果晚上被打的不是學生,而是一群師奶、小孩或者老人家?你猜,社會的迴響會如何?至少,一堆叔伯兄弟姊妹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政府吧。

我希望大家有足夠聰明,明白我不是說要推老弱婦孺上前,你到過佔領區,你知道這些人都是受人保護的。我只是希望大家換個角度去想,在這場活動當中,沒有一個群體是特別重要或者可以缺乏的。朋輩影響從來不單在青少年時期發生,就算在成年人當中也依舊如此。和你不同背景、不同年齡的人意見不同有何出奇?但明明一同成長的你,如此類近的你何以在這個節骨眼擁有如此不同的想法,不是更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好奇和共鳴嗎?

現在我再講講我得到的美麗畫面。在登打士街我一如以往看見了年輕的面孔、一些神情堅毅的姨姨、吸煙的男人、穿套裝裙的女人、還有一些公公婆婆,這真是場年輕人的運動嗎?除非年輕的定義可以無限擴闊(例如像十大傑出青年選舉),否則我看不見這是場單單青年參與的運動。到過佔領區的你,真的只能看見年青人的縱影嗎?

我認為政府稱這場雨傘運動歸咎於年輕人精力過盛,因此要舉辦跳舞活動是極奇不智及荒謬,也非常卑鄙,把運動縮窄成只是某個群體的問題,然後盡行抺黑,無恥至極。我也不能同意某些論講指年輕人走出來是因為看不見前景、無力買樓、沒有晉升機會、社會流動性不高云云。這些固然是一部份原因,卻不一定能驅使我們走出這麼久。講真,出身寒微的我從未想過買樓,對工作也是不餓死,有家用俾已經滿足,上流社會嘛,我也沒有很稀罕,我猜置身其中只會令我不自在。

我走出來是因為我看見不公義明目張膽地橫行,是因為我發覺香港再沒有法治,變成了人治,是因為我們擁有的竟被剝削!這是年輕人的事嗎?這是所有人的事吧!我身邊不同年紀的朋友、師長也正在這場運動努力爭取,但偶爾還是會聽見他們講洩氣的話:「可惜我已過了學生的年紀,有太多顧慮⋯⋯」「這是場屬於學生的運動,我老了⋯⋯」這個時候我想用呀GEM Tone對大家講「X X,我想同你講句加油!」請不要妄自菲薄,有些事情只有你才能做;請不要置身事外,因為年輕人始終需要你們的支撐。同時懇請傳媒朋友也不要只專訪學生,因為明明很多寫文章回應文章的朋友已不是年青人吧 =P 請一同突破年輕人這個緊箍咒吧。

最後,佔中三子說要自首,年輕人笑他們太傻;年輕人說要行動升級,成年人說不要太衝動。但我們的終點是一樣吧?那就各有各做,你知道,我們爭取民主就是因為這個社會有不同的聲音,我們想要尊重。基督徒一定明白有人喜歡用生命見證,也有人喜歡跟著書仔逐字逐句講福音,但一樣有受感認信的人,不是嗎?

請不要把棒交給年輕人,請一同承擔這個大時代的召命。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892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