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警方是否使用最低武力,佔領行動都會在日內結束。雖然政府表示會隨即展開政改第二輪諮詢,但官員和佔領者都心知肚明,在人大常委會決定不可撼動的情況下,特首普選方案難有甚麼改善空間。在立法會選舉上,人大常委會已聽從梁特首的建議,不作任何更改,即是功能組別依舊由小圈子組成及佔半數議席的特權安排不變。換句話說,政府對佔領者的民主訴求只能是聽而不從。因此,特首及政務司長唯有轉移視線,把佔領行動定性為青年人因為經濟缺乏向上流動、無錢置業等問題導致對現實不滿,再而歸咎政治制度不完善,結果令他們對民主發展產生不切實際的想法。

我們可以預期,政府的解決辦法是提出多項針對青年人的措施,務求在短期內令他們的就業、經濟,甚至居住情況有所改善,藉此彌補青年人政治權利的不足,甚至期望他們容忍現時選舉制度的不公。我懷疑這個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
跟他們上一代不同,今天香港的青年人,中學或大學畢業後收入雖然多年沒有改善,更休想儲錢買樓,但他們卻不愁基本溫飽。另外,這代青年人對經濟以外的價值,例如環保、公義、平權、自由和法治等,比我們老一輩執著得多。透過互聯網和社交網站,他們全球互通理想。例如,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影響香港青年,香港佔領行動同樣影響台灣青年。香港年輕一族不滿欠缺經濟向上流動是事實。但他們同樣覺得自己的政治權利和參與亦是長期被壓抑,沒有向上流動的機會。這個問題令他們對現存政治制度非常不滿。
藉經濟利益代替政治權利,在內地可能還行得通(不過也愈來愈困難),但這套在台灣已經行不通,在香港恐怕只能見步行步而已。
周一至五刊登

王永平

AM730,指點天下,2014年12月12日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4075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