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及張曉明也許以為清場之後,佔領行動經已圓滿平息,警隊不用傷人即完成任務,泛民更可能要為學生闖下的禍「埋單」,以此成績匯報中央,對任何一方也有交代。不過就算不計未來的長遠影響,單從過去七十多天發生的事件,我們已可以看到特區政府在這次行動中所面對的種種困局和不濟,這些因素並未因清場成功而同步消失,反之解決的方法似乎仍然無從入手或遙遙無期。

一、市民對警察以至官員的高壓手段和傲慢態度極度不滿和抗拒。因拘押黃之鋒與施放87枚催淚彈,激起成千上萬的市民上街支援,把佔中行動變成佔領行動,到後來警察在金鐘清場時對被捕人士的禮貌周周,這種前倨後恭的態度轉變,一方面反映了警方的「知錯能改」「從善如流」,另方面亦暴露了特區政府內鷹派的強橫和頑梗。據悉原來計劃打算施放催淚彈近120枚,幸好最後提早收手,否則對市民的傷害更深。
二、政府找不到有足夠公信力的中間人、傳話人及發言人。今天仍然倚賴梁愛詩、范徐麗泰以至譚惠珠等過氣政治人物去為中央及特區政府公開傳話或在幕後穿針引線,與老一輩的泛民代表還可保持聯繫,但在傳媒鏡頭面前向年輕一代進言,對方根本不屑一顧;政改三人組曾為找到一位「德高望重」的中間人與學生通話而沾沾自喜,結果還是不了了之,這位高人是否真有其人,可能永遠是一個謎。
三、建制派找不到青年偶像作代言人。演藝界瞓身為反佔中發言的王晶、李力持等人,與支持佔領行動的何韻詩、黃耀明等相比,其說服力與號召力相去何止十萬八千里。Beyond的海闊天空精神,面世足有三十年,仍能影響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特區政府只能以獅子山下精神與之抗衡,肯定只會浪費時間白費心機。
四、佔領行動由於影響民生,所以支持學生行動的傳媒及輿論只限於幾份報章,《蘋果》當然身先士卒,《明報》及商台等則力求持平與兼容,主流電視更早已變為政府發佈消息的主要渠道,但即使傳統媒體為數眾多,仍不敵支持學生的「少數」同業行家;有人認為這是新世代社交媒體和互聯網的威力,但政府以至建制派對此一籌莫展甚至自動放棄已是不爭事實,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誰也控制不了這個「怪獸」,所以非戰之罪。
五、建制派論述人才及人手的嚴重不足又再次獲得證明。張志剛是行政會議的重炮寫手,但論點沒有新意;王卓祺代表中央政策組,多由學術理論及史實角度出發;其他文章若不是針對學生便是佔中三子的一舉一動,完全不敢正面辯證爭議的核心問題和價值,只能唯中央命是從。反而身為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還能不時指出學生行為與觀念的不足之處,令人眼前一亮,確信其是出自真心及言之成理。
六、低估年輕人對各種霸權的不滿。無綫劇集This city is dying金句風行一時,反映了年輕人的躁動。仇富仇商的情緒揮之不去,佔領行動是年輕人爭取平權的最新一步。特區政府予人官商勾結的印象一日不減退或更正,年輕人不可能被以利誘方式說服,從此變回順民,因為受惠者數目有限,且可能引起更大的不滿或更多的需求,但霸權的問題卻沒有解決。
七、政改三人組的一事無成。除了拍過幾個惹人反感的廣告,以及向人大交了一個不能代表香港民意的報告,三人組的工作只能說是原地踏步。第二次諮詢會否出現突破,以三人組迄今的表現,絕對不能寄以厚望,因為工作的重點及矛頭只指向幾位有機會轉軚的立法會議員,至於廣大民意的反映,已由一百五十萬個簽名「蓋棺定論」,不會再枝外生枝。
佔領行動的失敗,有人認為是扣連社區不足,其實以佔中三子和雙學之力,根本沒有能力同時去連繫社區,若不能與政黨結連,亦不可能一蹴而就;同樣道理,特區政府與建制派也從來沒有做過扣連年輕人的工作,有之亦只屬蛇齋餅糭式的小恩小惠和旅遊觀光活動居多,所以若不能與學校及教師結連,成效一定不彰,國教本是其結連第一步,想不到反變成佔領行動的預工,相信事前誰也不會想到!

周信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2014年12月17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217/1897212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