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收美國佬錢搞亂香港」或許在雨傘運動之前,對政黨傷害甚大,但運動之後卻未必。佔領70多天後,學聯、學民思潮等組織疲態盡露。政府堅持寸步不讓的意志,維護了中央及人大的尊嚴及權威,捍衛了一國領導。雨傘運動只能在有限時間、有限地方中落幕。

1960年美籍華人史學家周策縱撰寫《五四運動:現代中國的思想革命》時,提出以思潮及文獻去了解五四運動由來及影響,突破了當時「事件式」有始有終的紀錄,反映社運不會因清場而結束,其思想影響深遠。同理,雨傘運動之後,政府必須面對雨傘遺下的思想價值改變。

佔領70多日後的心死

香港政策研究所民意調查中心在佔領第62天政府總部外,訪問了16歲以上雨傘運動集會參與者。對於佔領運動的重要假設:以香港經濟發展作籌碼來爭取中央政府開放民主政制的做法,只有少於三成示威者(29%)傾向認為這做法有效。超過六成示威者(62%)對於2017年能夠實現特首普選悲觀。比較在同年5月進行的全港住戶調查,只有三成受訪者感悲觀為高。估計雨傘之前,普遍市民對中央政府開放本地民主政制都是心存懷疑,雨傘之後卻變成心死。
「細路仔『扭』玩具瞓街,你估阿爺一定畀玩具你啊!」許多反佔領人士,尤其是年紀較長的叔叔嬸嬸,指摘示威者自大無知,是被寵壞的小朋友。然而,受訪的示威者卻沒有這「大香港」的前設,只有約三成人認同中央政府重視香港。綜合以上結果,佔領62日後,示威者是感覺無助、無力抗爭。

不再「一家人」兩地關係現實主義抬頭

示威總有完結一日。迴避政治問題令香港人重新思考中央香港兩地關係,由以前普遍的「一家人」血親關係,慢慢變成「現實政治」的兩地關係。 雨傘後,部分受訪的示威者更認同城邦自治及港獨言論立場,分別有31%及25%,無改變的約60至70%。大部分在雨傘運動後更認同上述言論的,不是自治派、港獨派支持者。言則,在雨傘運動後部分受訪者由絕不認同城邦自治及港獨,改變為幾不認同。

筆者監察調查時亦有與示威者對話,發現示威者在兩地問題上苦無對策。兩個多月「白佔」令示威者知道政治上講道理、講價值而沒有政治手腕是不會有效的。與示威者對談,談普世價值、良知公義的時間很短,討論策略、國家局勢的時間較長。有別於過去反高鐵、反國教的左派青年,雨傘之後兩地現實主義經已抬頭。

苦思新籌碼、台灣選舉與英國議會的啓示

「外部勢力」一直被各政團視為政治地雷,學聯也怕被扣帽子才拒絕美國國會邀請出席聽證會。然而,民間對此態度卻是有所動搖,尤其是特區政府企硬之後。

不少藍絲帶在反對佔領時,都帶有一種「咁做無用」「香港憑什麼同阿爺爭」的心態。相信「小香港」的形象是雨傘運動後跨政見的共識。巧合地,雨傘運動尾聲遇上台灣九合一選舉,民進黨與無黨派人士推出「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的旗幟。國民黨失利後,鷹派國內媒體《環球時報》態度突然變軟。「香港憑什麼」的答案可謂顯而易見。

加上,雨傘運動吸引教育程度較高、較中產、國際人脈關係較廣的示威者,他們在早階段已利用自己網絡及知識把示威文宣翻譯成多國語言,好讓外地媒體報道。雨傘尾聲,適逢英國國會召開緊急會議商討《聯合聲明》問題,並接受香港市民視像作供,部分香港市民毫不忌諱地廣邀朋友參與。我曾問一些不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人:「如果政黨真的收美國佬錢,你點睇?」。他輕笑一下,答:「Whatever works」。
作者為香港政策研究所研究員

明報,2014年12月16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E9%A6%AE%E6%99%BA%E6%94%BF%EF%B9%95%E9%9B%A8%E5%82%98%E5%BF%83%E6%AD%BB%E4%BB%A4%E5%A4%96%E9%83%A8%E5%8B%A2%E5%8A%9B%E5%B9%B2%E9%A0%90%E5%90%88%E7%90%86%E5%8C%96/web_tc/article/20141216/s00012/141866773092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