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8日夜,香港旺角因為小販夜市而發生警民衝突,並進而演變成「旺角暴亂」。筆者全程觀看了TVB互動新聞台的現場直播,當時畫面所見:磚頭與粗口齊飛,木棒與鮮血橫流。震驚之餘,筆者不斷反思一個問題:何以至此?為何如此?雖然坊間不乏眾多行家分析,但很少有一個全方位的綜合研判。經過一周長考,筆者嘗試從哲學、社會、經濟、思維、心理、教改、邏輯和法治等八個維度分析事件的成因,以就教於方家。

哲學思維的迷失:從實用主義走向理想主義

獅子山下的香港精神是一種勤奮拚搏、開拓進取、靈活應變、自強不息的精神,其背後的哲學思維就是實用主義。實用主義者認為,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永久的真理,更沒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東西(例如民主、普選等)。任何好的制度都有其獨特的社會歷史局限性和社會生態針對性。評價一個制度或選舉方法之好壞,應以當地獨特社會生態環境為參照系統,而不能以其他國家的價值標準去衡量。可惜,回歸以來,港人逐漸放棄這一處世哲學,而墮入了理想主義的陷阱。而理想主義者則篤信絕對真理和普遍價值觀,並以追求理想、尋求完美的心態去追求不斷的社會改革,為達理想而不惜一切代價。於是,在香港這一複雜而獨特的社會生態裡,理想主義哲學最終引領人們走上了拒絕妥協、「勇武抗爭」的暴亂之路。

而過去一個世紀,理想主義害死人的例子數不勝數。希特勒就是一個典型的理想主義者。在《我的奮鬥》一書中,他全面闡述了自己的理想及革命路線圖,包括種族主義、反猶主義和武裝革命等。為實現這一理想,他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僅歐洲– 蘇聯戰場就有4,000萬人為他這一理想陪葬。由此可見,腦殘的理想主義幼稚症是會害死很多人的。

社會發展的迷失:改革從未觸及深層次矛盾

表面上來看,香港的管治者是港督(97年以後是特首)和其領導的公務員隊伍。而實質上的統治者是掌控其經濟命脈的金融地產寡頭。他們是掌握了金融地產資本的少數壟斷資本家,是香港經濟命脈和政權的實際操縱者。他們通過掌握一些大銀行或大企業作為母公司,大規模併購並掌握其他公司從而形成一個龐大的金融地產資本控制體系,進而控制香港人日常生活消費的各個層面,從而攫取高額壟斷利潤。相應地,他們通過委派代理人等各種方式直接或間接掌控政府機器、操控政府決策。他們還掌握出版、通訊、報紙、廣播、電視等宣傳工具,為其利益最大化而製造種種輿論。正是這些金融寡頭的統治才加劇壟斷資本主義社會的各種矛盾,才是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

非常遺憾的是,不論是港英時期或者回歸之後,香港社會對這一深層次矛盾都視而不見,反而將矛盾的源頭指向「一國兩制」和個別特區領導人。這實在是歸因錯誤。其實,回歸以來的「港人治港」就是延續了之前的「金融地產寡頭治港」或曰官商治港,這一肥上瘦下的體制導致多數港人體驗不到收入的上升、享受不到經濟增長的成果,年輕人更加沒有「上流」的機會。而中央政府為了兌現其50年不變的承諾,只能傾力維護這一官商治港體制,結果自己就成了港人批評社會不公、體制敗壞的替罪羔羊,成為反對派最為便利的批判對象。有關方面實在是比竇娥還冤。

經濟發展的迷失:產業空心化,經濟增長乏力

作為全球經濟自由度排名第一的經濟實體,香港篤信自由主義經濟教條,特區政府也緊跟港英政府留下來的積極不干預政策,從而豢養了一個不願意承擔責任的官商利益共同體。他們當中不乏關心社會、努力工作的殷實商人和誠實公務員,也有很多人捐獻財富和時間為社會公平而努力。但是,在金融地產寡頭壟斷之下,他們被迫參與這一追逐資本利益最大化的政經遊戲。因此,回歸18年以來,香港經濟發展完全是一場配合金融地產寡頭劇本的演出。產業全部北移,經濟結構單一,唯有依賴北水南調,單靠個人遊獨沽一味。

金融地產寡頭統治導致香港房價和租金超高,不但綁架了全體香港居民,更戕害了本港商業活動,最終逼走了所有的產業(高租金和高人工雙重壓力)。地產行業產值佔不到香港GDP的一成,但卻拿走了三成以上的總收入。這中間的差額一是以土地收入的形式進了政府財政,二是以財富重新分配的方式從無房香港人轉移到了地產商和有房階層的手中,從而形成進一步的壟斷和剝削。香港普通人的生活品質,不論是交通、教育、基本生活消費,都無法匹配這個貌似成熟的中產階級社會。所謂的經濟自由體,只是金融地產寡頭的自由,與普通百姓無關。

思維方式的迷失:絕對思維,偏聽偏信

社會發展出了問題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整體思維的迷失。回歸以後,筆者見證了港人絕對思維的壟斷和相對思維的缺失。這種絕對思維讓年輕人相信西方的一切都是合理的、科學的,而中國的一切都是醜陋的、病態的,以為美國社會模式是各國都應仿效的「樣板」,美式價值觀更是衡量世界上一切事物的絕對標準。而很少有人意識到美國只是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一個特例。而這種充滿偏見的思維也存在美國「自由」的學術著作和「客觀」的新聞報道中,並隨之向全世界輸出。

由於理想主義和絕對思維的雙重毒害,許多港人迷信「真普選」,以為只要有了它,其他問題就自然解決,烏托邦從此唾手可得。孰不知,台灣的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是全民選舉出來的。然而,台灣20年民主建設的結果卻是貪污腐敗、民不聊生。痛心的是,經過多年來的洗腦教育,「對錯」意識成為港人心中最根深蒂固的東西,令年輕一代的生活充滿了衛道士的狂熱和迫害異端的殘酷。於是,在民主、自由等口號的掩護下,這一偏執的思維最終「統一了思想」而變成了港青們的「信仰、主義或明天的理想」。為了實現這一理想,他們決定付出一切代價。從此,香港社會便進入暴力革命的悲劇時期。而縱觀歷史,人類每次被推向災難的邊緣,無不是因為某些人堅信只有他們才知道通往天堂的唯一道路。而事實上,他們去的,是地獄。

文匯報,文匯論壇,2016-02-1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