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立法會新界東議席補選其實並無完全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不過,話雖如此,我們仍可從中看到當前香港社會的一些狀況與趨勢。如何從這個過程和選舉結果中汲取經驗,依然是值得認真對待的問題。

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獲6.6萬多票,成為了新聞媒體的焦點。一般理解是從此香港政治的光譜將不再一樣,在建制與泛民以外,多了一枝新的旗幟。以上所講,當然有其道理,可是如果將此進一步理解為本地政壇已經出現鼎足而立、三分天下之勢,則似乎是言之過早,甚至是有點誇張。

本土派冒起 政治板塊無大變

無可否認,「本土派」、「動武派」在未來的日子裏將會在議會內外更為活躍;這已經成為趨勢,是大家必須面對的現實。不過,這個新勢力的冒起,卻並非真正的政治板塊移動。暫時從有限的選舉數據看來,「本土派」、「動武派」所取得的選票,很有可能只是從所謂的激進或本土泛民挖走選票,而不是在區內打開了全新的票源(更不是從主要的對手的「票倉」,撬走選票)。

情況跟多年前激進及本土泛民的冒起相似,基本上是在支持反對派(或反對建制派)的票源中進行重新分配,而不是因為新的主張的出現而能夠向外拓展,改變舊有的平衡局面。這是進一步內部分化的過程,而不是政治力量對比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從這個角度來看,建制派不需要擔心對手的政治能量有所提升,因為他們最有可能是繼續自我分裂,各建小山頭,而不會是突然發掘到全新的支持力量。

泛民建制 同未能拓展票源

不過,雖然反對派沒有向外擴展、提升能量,但因為建制派自身虛弱而無法把握機會而擊敗對手。問題之一是建制派本身的團結程度亦相當有限,若將方國珊和黃成智的部分選票轉到周浩鼎手裏,局面就會很不一樣。不過,當然這並沒有發生。

問題之二是建制派跟泛民一樣,都未能向外拓展票源,而是很大程度上原地踏步,在舊有的支持群眾之中尋找支持者。可以想像,這應該是略為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事情。在一般情況之下,發生過初一晚於旺角爆發的暴力衝擊後,主流民意都是向建制靠一下,而鮮會如現時香港社會般反應冷淡。這並不是建制派沒有嘗試利用那個機會去製造話題、影響民間情緒,而是廣大市民的反應遠不如預期中的激動。為何如此?這很值得深入了解。

暫時所見,民意遠較想像中的平淡。建制派不是不想有機可乘,而是預期的民意反彈並未出現。

暴力衝擊後 民意較想像中平淡

在今次補選過程中,撇開一些表面現象,香港的政局似乎是不變多於大變。政治光譜確實是擴充了,但並不表示已形成全新的政治主張、訴求。無論是反對派還是建制派,他們都沒有真真正正的給予選民全新的而又有現實意義的選擇。

如果選民不為一些火花所分散注意,他們或會發覺政治板塊未有重大變動,而整個政治局面還是大致上跟舊的模樣差不多。在香港,政治創新似乎是一件極高難度的事情。

呂大樂

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2016年03月03日 國是港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