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本土」一詞,如果不是用來區別「我者」與「他者」的話,根本沒有別的用處。而在當前香港社會政治語境中,這個「他者」顯然不會是指海外,必然是指向內地。雖然我們可以字斟句酌地去區別「本土」與「港獨」之間的理念差異,但同樣在當下的政治語境氛圍之下,「不主張獨立的本土論述」是難以抵擋「主張獨立的本土論述」的強勢文宣和廣泛傳播的。建制陣營如果希望搶回對「本土」的論述話語權,以此來進行所謂的團結大多數工作,乃至獲得更多選票支持,是極其困難的。

本土、本地與鄉土

香港人其實長久以來就非常珍惜愛護香港特色的生活與文化元素,並不是近年才忽然冒出來的。不過,當以前香港人去表達這些香港特色之時,幾乎從來不會使用「本土」這個充滿政治意涵的漢語詞彙。

例如:當我們想表達茶餐廳奶茶、魚蛋和其他香港特色的中西美食時,一直以來都只是說香港美食,香港特色美食,而絕不會說「香港本土美食」。在一年一度的香港音樂界盛事中文流行金曲頒獎典禮之上,我們是習慣用「本地流行音樂」、「本地樂壇」來描述香港創作的粵語歌曲,而不會說「本土流行音樂」。當年興起糾正粵語懶音的「粵語正音運動」,也是稱作「廣東話」、「廣府話」;沒有人稱作「本土語言」,更沒有人傻到稱之為「香港語」,置隔壁的廣東省和部分廣西自治區同說粵語的人於不顧。當我們對一些有特色有歷史的建築表示愛護珍惜之時,也習慣稱這些建築為「香港歷史建築」、「香港文物建築」、「香港本地建築」等,沒有人稱之為「本土建築」的。

就算為了保護香港人就業優先,保護醫生、工程師等專業界別的行業利益,我們也是用「本地就業優先」、「保護本地專業界別利益」之類說法,也是用不上「本土」這個詞彙。當我們分開表述與香港本地特色相關的用語時,明明是只用「本地」、「香港特色」之類一般用語,為何一作整合表述,上述香港特色事物就全都變成了「本土」呢?

「義」也未必包含獨立之義。但在西方政治實踐當中,Localism「本土主義」往往是走向獨立分離的前奏!最先使用這個概念的,是英法等殖民帝國將殖民地的管治權逐步下放給殖民地本地人精英,這就是殖民史和民族解放史上的「本土化運動」,這往往就是邁向下一步獨立的跳板。從反殖民鬥爭的歷史來看,這種本土主義思潮和本土化運動是帶有進步意義的。當西風東來之時,Localism這種政治概念和語彙符號也被帶到了中國。對於語言運用觸角敏銳的中國人(包括香港人)來說,非常清楚應該在什麼時候使用「本土」,什麼時候應該使用「本地」或者「鄉土」。如前所述,從來香港人和香港社會就是用「本地」來形容香港特色的事物,這完全是去獨立化、不帶任何政治意涵的語言運用習慣。今天,今天香港許多激進社運的搞手和積極參與者,突如其來大量流行使用屬於政治學概念術語的「本土」和「本土主義」,他們對「本土」的政治性和「本地」的非政治性,一定能清楚區別認知。當人們使用「本地」之時,沒有任何排他性;但當人們使用「本土」之時,這種排他性卻是欲蓋彌彰,聽者也被潛移默化。

「港獨」的「排他本土」

誠然,「本土」與「獨立」是兩個詞彙,但有獨立傾向的本土主義者,當其運用「本土」這個符號之時,所關心的並不在於如何愛護保育香港特色,而是將重點放在「排他」——排斥一切來自中國內地的政治、經濟、文化、生活元素。「本土」純粹變成一種政治審查標準,而非如「本地特色」這種生活審美傾向。

誠然,「支持本土」是不等於「支持獨立」。但是,「本土主義」者最大的隱憂在於:他們對國家融合,是持排拒態度的,儘管明知融合是香港經濟所必須的;對邁向「獨立」,卻持開放態度,儘管明知「獨立」從政治、法律到經濟、社會都沒有可能。同理,暫時沒有「獨立」傾向的「本土主義者」,他們固然拚命去讚美和鑒賞上述各種香港「本地特色」,務求重新定義「本土」,將「本土」作「本地化」解釋,以去其政治化、「獨立」化的潛在含義;但因為他們的論述完全沒有對上述的「同情獨立傾向」進行徹底的批判,甚至逃避有關「本土獨立」的政治辯論。沒有「獨立」傾向的本土主義變成純粹的風花雪月,如何能抵擋得了政治色彩濃烈而強悍的、有「獨立」傾向的本土主義論述!最終的命運,將反被有「獨立」傾向的「本土主義」所牽制;唯有閃爍其辭,顧左右而言他!

鄧飛
教聯會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2016年4月9日 大公報 A1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