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兩位作者方志恒和王慧麟,聯同三十名來自不同民主派政黨的中青代,發表一份名為《香港前途決議文》的宣言,就香港前途提出四點主張,將揭開泛民主派的本土轉型的序幕。

******************

《香港前途決議文》

(一) 前言

我們是一群來自不同民主派團體的中青代。

1980年代,民主派按「民主回歸」的理念,參與《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力爭在《基本法》的框架下,實現「港人民主治港」的理想。從過渡時期爭取「民主基本法」、八八直選、九一直選、彭定康政改方案,到主權移交後力阻23條立法、爭取普選時間表,民主派一路走來,為守護香港侃侃不倦力戰到底。

但「民主回歸」之路,至今已經走到盡頭。民主派在1980年代支持「民主回歸」,是設想了中國大陸在經濟改革後,會逐步走上政治改革之路,令中港處於良性互動循環,並最終實現「港人民主治港」的理想 ── 但30年過去,中國大陸始終未見開啟政治改革,反而走上了結合威權專制政治和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國模式」;而中港良性互動的願望,亦在2014年被「人大831決定」無情地壓碎。

今天,「民主回歸」之路走盡,香港主體意識抬頭,我城政治正經歷30年未有之大變。為總結過去、並展望未來,我們聯署了這一份決議文,向各界表明現階段我們對香港前途的主張,以迎接新時代的挑戰。

(二) 主張

(1) 香港我城,自治傳承:

我們認知,英國按照《中英聯合聲明》,在沒有經過香港人民的民主授權下,在1997年7月1日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香港,依目前政治地位,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按中國在《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承諾,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基本法》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制定,並没有得到香港人民的民主授權,部分條文亦為北京政府所利用,以控制香港的自治空間;但《基本法》畢竟沿襲了香港政府自二次大戰後逐步建立起來的廣泛自治權,並且將《中英聯合聲明》這條國際條約所保障的各項自治權予以成文化,是我城自治地位的具體體現。我們認為,香港人民必須捍衛《基本法》下我城的各項自治權,並爭取修改當中的不合理條文,以充分確立和保障香港的自治地位。

(2) 香港人民,內部自決:

我們認為,香港人民應該團結爭取「內部自決」,以實現由香港人民自行管理香港事務 ── 即透過內部方式實現《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的人民自決權,由香港人民自由決定香港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

根據《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中國承諾香港可享有廣泛的自治權,由1997年7月1日起維持50 年不變。我們認為,2047年後香港的政治地位,必須經由香港人民透過有充分民主授權、以及有約束力的機制,自行決定;而只要香港人民能夠按「內部自決」原則實現自決權,「永續自治」將是處理二次前途問題的恰當選擇。

(3) 主體意識,核心價值:

香港,歷來都是華洋共處的社會,不同族裔的香港人民,定居香港都能以港為家,自由生活和平共存,形成一個獨特的政治社群。

我們認為,香港人民的主體意識,根本體現在一種對我城核心價值和文化的認同 ── 任何香港居民,無論什麼時候來到香港,只要認同香港這片土地、認同香港核心價值和文化,就是香港人民。

(4) 多元爭取,政治革新:

我們認為,非暴力抗爭 ── 包括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 ── 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

在公開和透明的原則下,我們不反對就香港政治地位問題,與北京政府談判。

(三) 結語

我們對香港有最深厚的感情,最堅定的信念。我們深信,只要香港人民團結起來,共同承擔起時代的責任,我們終會在香港這片土地上,真正確立香港人民的主體性。

聯署人(依筆劃序):
方志恒
王慧麟
何啟明
余德寶
李俊晞
李浩然
李偉峰
李健勤
李嘉豪
林立志
施德來
冼豪輝
梁穎敏
畢東尼
陳文煇
陳淑莊
曾健超
曾國豐
曾繁俊
温仲然
黃俊傑
黃嘉琪
黃鶴鳴
楊岳橋
葉子聰
鄒穎恒
趙家賢
歐陽東
蔡雨龍
鄭達鴻
譚文豪
蘇綺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