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衷心感謝各界人士連日來的關心,包括來自《文匯報》的親切「問候」,甚至傳聞的「江湖追殺令」,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請恕我無法站出來一一道謝。在這裏特別感謝《成報》頂着遭威嚇脅逼的壓力,讓我可以寫出這四年來香港究竟發生甚麼事,緣何社會變得這麼混亂、這麼激進、這麼多無力、這麼不見曙光。

有些人,可以選擇做不願面對現實的鴕鳥,自欺欺人,此乃人之天性和常情,也是人類歷史悲劇不斷重覆的主因;但有些人,還心存盼望,希望盡己之力,作出改變。我走出第一步,寫這篇文章,燃起第一把火。文章刊登後,在香港社會瞬間瘋傳,相信是燃起各階層內心的一種強烈共鳴感。香港人對「一國兩制」漸感疑惑,問題核心未必在於中央決策,而在於「傳話人」梁振英和中聯辦的失責與誤導,在於壟斷輿論的後果,讓中央政府背上大大的黑鑊。這四年,以中聯辦及梁振英為首的建立的龐大利益團夥,拉幫結派,左右大局,禁絕一切損害他們利益的人及輿論聲音。

旺角暴動 梁異常冷處理管治問題

今天倒想先換個話題:農曆新年間的「旺角暴動」。這可說是一場毫無先兆、突如期來的風暴,所有人大年初二坐在電視機前,都給極其暴力的場面嚇傻了眼。不過同樣來說,急風驟雨迅速過後,社會秩序很快又回復正常,所謂「社會矛盾已屆臨界點」,「騷亂事件將無日無之」的說法,已然不攻自破。

「旺角暴動」

至今已經七個月,除了個別生事者陸續遭到拘控外,再無牽起太多後續的討論和跟進,令事件蒙上一層不薄不厚的神秘面紗。在此無意再作過多陰謀論的揣測,只是嘗試力求客觀地指出:

一、梁振英一反特首過往外出休假的傳統,年初二便跳出來高調將事件定性,但同時又決定當晚的煙花匯演如常舉行,馬照跑時舞照跳,實行一手鐵腕管治,另一手則歌舞昇平,向中央證明局面完全在掌控之內。

二、不少人指「六七暴動」和「八四暴動」之後,當年港英政府均曾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務求給公眾一個全面和中肯的交代。但今次香港特區政府卻極其迅速拒絕,只責成警務處成立由副處長主持的內部檢討委員會,既推卸管治的責任,又似乎是急於為事件作「冷處理」。

結果就在「旺角暴動」後不足三周,由湯家驊辭職引發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反高潮地在極為平靜的氣氛下順利進行。

「西環」收盡契仔契女拉幫結派

「維穩」從來都不只是政治活動,它更加是一項經濟活動。自「佔領事件」和「旺角暴動」過後,「維穩成本」難免水漲船高,但專項撥款少不免被層層攤派,從上至下到得前線人員中,很可能已散失了十之七八。至於落在山高皇帝遠的「地方諸侯」中聯辦手裏,又哪會有「清水衙門」存在的道理?與此同時,傳統泛民被「中間派」和「本土派」左右夾擊,只要建制派新星能取得一定成績,「維穩成本」能帶來相應「效益」,「整肅重組」很可能遂無疾而終。

路人皆見的是,在即將進行的立法會選舉為例,但凡是經管治集團欽點的建制派新星,即香港市民叫這些做「西環契仔、契女」,不但連傳統建制陣營,如民建聯和工聯會也要讓路,單從選舉工程的格局已清晰可見,其背後盡皆有極豐盛的資源支撐,簡直就是視選舉經費上限如無物。要擺平眾多地區勢力協調關係,難免亦必須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這原是相當容易理解的事情。

「地方割據」勢力對國家存百害

要削弱傳統泛民的力量,管治集團固然要培育屬於自己的政治新星;但扶植中間派和本土派,不也能收到異曲同工的效果嗎?尤其是對鷹派人士來說,這更可成為堅持強硬路線,甚至是爭取連任的最佳口實。既打擊傳統泛民,也打擊溫和建制派,實在是一石二鳥───但唯一的問題是,假如這只是「地方諸侯」中聯辦耍弄的手段,目的只是為了鞏固「地方割據」的勢力,對國家民族來說卻百害而無一利,中央政府又會怎樣看待呢?

張志剛其中作為梁營大總管、梁振英身旁的讒臣,一直為「港獨」吶喊助威,他早前一篇文章,尤其可圈可點。他在《明報》一篇提為《人為堂上客,汝作階下囚》的文中,竟然如此寫道:「天真的、無知的、反叛的、迷失的、鬧着玩的、自我管理能力差的、家庭支持開導不足的,這一大班人士,在『暗獨』分子的鼓吹耍弄之下,就當上港獨運動的尖兵。他們會怎樣搞,無人可以預知、無人可以制約。一些激進分子,已經表明為了『獨立建國』,手段並無底線,這和恐怖分子有何兩樣?」

劉迺強 香港社區網絡埋下青政種子

事實上,自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開始,所謂的「傘後組織」龍蛇混雜,魚目混珠,往往難以辨清背後的真正意圖。反對派「捉鬼」的聲音時有所聞,尤其在區議會選舉中大放異采的「青年新政」,成員的政治背景一直含糊其詞,在「佔領事件」的參與更語焉不詳。不過,唯一能夠肯定的是,「青政」個別成員乃脫胎自一個名為「香港社區網絡」的非牟利組織,該會於2012年投入服務,執委會主席是劉迺強。劉迺強出身是90年代崛起的溫和泛民組織「匯點」組織,劉迺強當年是創會會長及第一屆主席,而當年主要領導層有現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以及現自命「白宮」發言人、跟梁振英「搵食」的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等。劉迺強後轉變政治陣營,投向建制,獲港區政協及基本法委員之職,泛民同路人視他為「第一代背叛者」。

劉迺強的兒子劉方時任港大學生會主席,把在港大結織的同路人再帶到「香港社區網絡」搞活動,種下「青年新政」的種子。後來,青政的年輕人由新知舊雨組成。現時個別立法會候選人過往與中聯辦、《大公報》千絲萬縷的關係,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相反,沒有這類背景的成員,近月卻出現浪接一浪的退黨潮,但離開者無不對原委諱莫如深,令事件進一步蒙上神秘的面紗。在最近的不少選舉論壇上,青政經常被批評為只是「口頭勇武」。

「衝擊中聯辦」僅是港獨騷戲軌

在今年「七一」遊行後,青年新政「忽然激進」,首次公開與被視為旺角暴動核心搞手「本土民主前線」及「香港民族黨」等發起「衝擊中聯辦」示威活動,大有重演《十年•自焚者》一幕的意味。然而,奧妙之處是最後所有主事者臨陣退縮,就真的只剩下幾件「港獨運動的尖兵」,最終「壯烈犧牲」,被警察拘捕。有知情者透露:「這根本是一場戲,中聯辦是不會被攻入;即使闖進,也不會有駐港大員受傷。」回想當天這場「港獨」戲,令社會陷入驚恐,警隊聞訊如臨大敵,封路截查,好事之徒大搞的「港獨騷」,奸計得逞,玩殘全港。

區選𠝹票價由20萬至逾百萬不等

青政乃採取典型的本土派立場,距離「港獨」只是一線之差, 但選舉資源卻相當充足,到底背後的金主從何找來,實很難不惹起重重揣測。對此坊間曾有過不少傳聞,是真是假實在難以判斷。

另一邊廂,在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前,曾傳出有人向青年新政開過一張「𠝹票價目表」。若是挑戰較弱對手是20萬至40萬,挑戰較強的對手則可高達100萬元,當年以民主黨最受衝擊。最終誰有收錢、誰沒有收錢着實不得而知。

本土前是極左利益勢力扶持彈起

繼青政之後,本民前在「旺角暴動」中聲名大噪,令原來寂寂無聞的梁天琦,在新界東補選中一舉拿下6.6萬票,差點將反對派聯合推舉的楊岳橋𠝹下來。當時關於支持「6號抑或7號」之爭,曾在網上牽起過一場大辯論,其後由於梁天琦的公開表現出色,加上與楊岳橋合演君子之爭的戲軌,傳為佳話,「𠝹票」之說也就不再有所聞。

青政與本民前早於去年成立時已有合作,但建立進一步的緊密合作關係,則是今年初「旺角暴動」之後,本民前眾多參與的成員被捕,無論是選舉人手和物資都大受影響。青政遂出手支援梁天琦的選舉工作,正是補選取得佳績的主要助力。至近期梁天琦在「確認書」的問題上,再遭選舉主任奪去參選資格,由青政聯同前本民前成員合組名單補上,亦令兩個組織關係更見唇齒相依。

最奇怪的是,在梁振英「反港獨」聲中,連「青年新政」倡港獨自決的候選人竟可以「過關」入閘參選,天下奇聞。

走筆至此,梁振英與中聯辦禍港四年,說也說不盡,下回再說。

文:漢江泄

成報,A01,要聞,頭條,漢江泄,016-09-0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