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建制派總體得票率並無下降,但所得議席數目卻大不如前。歸根究柢,其一,梁振英施政失誤,由建制派背上這原罪,選民離棄;其二,建制派本身面臨嚴重「碎片化」,傳統親北京陣營的民建聯和工聯會,面對着「擁兵自重」的地方諸侯,被指示要過票救「西環契仔、契女」,慘遭「𠝹票」威脅,「死」得無辜。

本土派收錢𠝹本土派?

「港獨議員」入局,梁振英以特首之名,擬「帶着港獨議員見阿爺」,這些創舉完全違反「一國兩制」,足是梁振英及中聯辦的「罪己詔」。

政圈廣泛流傳「青年新政」是「鬼」,觀乎今年九龍西直選議席結果,更可印證。九西選區由五席增至六席,現任議員黃毓民要爭取成功連任本無懸念,但結果竟真的輸給一個「新人」游蕙禎。假如博彩公司早前開出這盤口,肯定要較李城奪得英超還要冷。

游蕙禎在參選初期本早已民望高企,看來是奪得第六席的大熱人選;及至在電視辯論才讓忽然公眾驚覺,這原來真的只是一位「腦大裝草」的無知少女,支持率遂無可避免直線插水。值得注意的是,人稱「教主」的黃毓民在不同場合曾多次提到「見利忘義」、「收錢𠝹票」此等字眼,顯然並不是信口開河,無的放矢。「本土派」收錢𠝹泛民票時有所聞,但「本土派」收錢𠝹「本土派」的票,今次倒真成了天下第一奇聞。

配票機器要「獨」 棄狄志遠另一個令人相當困惑的疑團,是游蕙禎除了以400票之微,把排名第七的黃毓民踢出局,與得票排名第八的狄志遠,差距其實只有7,000票而已。

狄志遠由政治組織「匯點」出身,立場屬理溫性和派,故此建制派也有人與他保持溝通。翻看九西的選舉結果,民建聯蔣麗芸及經民聯梁美芬分別以52,541及49,745高票當選,只要她們各轉三四千票給狄志遠,足可加阻游蕙禎及黃毓民出局,禁止了兩位「港獨」及激進派候選人。由「西環」操控的配套機器,以「呼風喚雨,計算精盡」見稱,除非是束手不幹,故此,為何寧取游蕙禎而捨狄志遠呢?實在是耐人尋味,難怪有說是故意放游入局。

正如筆者早前已經再三追問,為何眾多「港獨」候選人相繼被叮走,唯有一眾「青年新政」不但能置身事外,而且輕而易舉就取得兩個直選議席。

作為一個普通香港納稅人,筆者不禁要一再追問:為何梁振英偏偏就是把「青政」留下來,要我們每月花十多廿萬元,助長這支「港獨」勢力在議會中的地位?到底管治集團此舉有何玄機?

獨留「港獨」勢力的玄機

你有否想過,忽然有一天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以杜絕泛民曠日持久的「拉布」行為。這時青政的兩名議員,便跳出來即時破口大罵,向主席台投擲雜物,甚至會衝出去「以武制暴」;最終的結果肯定是,他們很快就會被警衛抬出議事廳,無法參加投票……這時建制派就會立即提出表決,讓議事規則的修改議案順利通過。至於青政的兩名議員,仍可振振有詞說泛民是無膽匪類,不敢挺身挑戰內會粗暴的表決制度,諸如此類。

各位恍然大悟嗎?在新一屆的直選議席中,非建制派取得較上屆多取1席,即19席。假如青政兩名議員投票與非建制派一致,泛民便可在35席之中,穩保分組點票的否決權;但假如2票與非建制派並不一致,則後者便只剩下17票,泛民仍能否保住這關鍵的否決權,便甚成疑問。因為只需再多一名非建制派議員橫生變卦, 建制派便可順利突擊成功,頓時令議會均衡生態出現歪變。然則,除了青政的兩票之外,還會不會有另外一票,屆時又會「以武制暴」,被抬離場告終呢?青年新政的兩票擔起了這個「關鍵少數」的角色。

在政府「禁獨」行動下,兩隻「青年新政」的「魔鬼」離奇地獲准「出閘」參選,走進立法會議事廳,一如「港獨之父」梁振英般不停「播獨」,散播「港獨思想」,此為一害。另一隱藏要害卻未為人注意,是「青年新政」手握地區直選的關鍵兩票,成為「關鍵少數」,他們可按幕後操盤人指示,一時做「自決派」,一時倒戈;亂局與否,由操盤人「話事」,盡享呼風喚雨之權力,為立會,以至政權翻雲覆雨。

最近,候任議員朱凱廸受威嚇事件中,「青年新政」已露出「狐狸尾巴」,拒絕與其他新議員聯署反暴力,已呈現非建制派「不團結」的表現。

無論在建制派和反對派陣營內,均湧現了不少光怪陸離、甚至堪稱「騎呢」的新興力量,三教九流的政治派系面目模糊,令議會文化不斷惡質化,議政水平急劇下降;那邊廂,利益集團則一味依賴黑勢力,散布恐慌以求震懾社會積累的怨氣。上述兩者,表面上彷彿是毫不相干的事情,但實際上皆是少數別有用心的人,耍弄「黑金政治」所帶來的社會毒瘤。

短期來說,這或可令利益集團的陰謀得逞,能藉政治亂局來渾水摸魚,加強在不同界別和層面的掌控。然而,假如我們真心相信民主制度,長遠而言,則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此等苛政早已埋下社會新的不穩定因子,將必帶來強力的民意反彈和社會動盪。這既然完全不合乎香港人的長遠利益,難道也就符合中央政府的治港方針嗎?

【後記】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報案稱受死亡威脅,不感意外,因他動搖了涉黑集團的土地利益。在前特首董建華及曾蔭權年代,沒有人會認為他們與黑社會勾結。香港政治與黑社會的關係變得密切,始於2012年一個梁振英競選團隊與江湖人士的「小桃園飯局」。

惡黑勢力抬頭,恐嚇異己,是慣常手段。筆者身同感受,自從《成報》刊登有關評論梁振英及中聯辦文章後,不斷受到恐嚇。最近,一些替「西環」辦事的政界小渾渾,以及有左報《大公報》傳媒人不斷向《成報》員工放話,「警告」若不停筆,有人會「收拾《成報》」,已準備「材料」搞臭《成報》老闆及員工。

我們應妥協嗎?沉默了四年,看見香港愈來愈亂,最難接受是梁振英不斷播「獨」,挾「獨」北上,「毒害」中央,破壞「一國兩制」,實難以啞忍。

成報,A01,要聞,頭條,漢江泄,2016-09-1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