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胡曾,不說曾胡,是因為我判斷胡國興才是真命天子,餘皆虛妄。當然我是可以估錯的,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這一刻估錯,下一刻情勢變了自然可以修訂看法。政治固然一天也嫌長,固守立場並非專業評論員的職責所在,而只是自甘充當某人某派政治推手者的責任。

這一刻,明白戲只是演到半場,便無謂對一些光怪陸離的現象動氣。梁國雄連同幾名新進泛民政治人物另起爐灶攪局,要推什麼「公民提名」選特首。若不善忘,「公民提名」的倡議是學民思潮一班小朋友於佔中前倡議的,本身不符《基本法》,應先改《基本法》才能實行。

陳義既高,便毋須理會現實,今天再陳其義攪局,只要無損大局,也無不可。政客本來就是突顯自己的存在感,賣民主的本來也不特別高貴,也不用特別有智慧。

素人勝選 誰說不能

泛民有「300+」,基本上現時的立場是支持胡國興與曾俊華入閘。前者的政綱竟然是4名可能入閘者中最開放的;胡國興的個人品格和誠信近乎無可非議,也無太多政績可供批評,但無人敢說他不可能當選。

素人當選世界最強國家總統的事剛好發生,沒有任何親中媒體批評胡國興攪局,他的民望漸上,還不能威脅兩大熱門,但也已足夠。這是小圈子選舉,可操控性甚高。

這一刻要解決的問題是誰可入閘。由於提名要公開姓名而投票時則不用公開,民望高低與建制是否再次統一聽命於中央,現時並不重要。

大家回想5年前,唐營一度企圖藉關係網令民望高而社會關係差的梁振英不能入閘;最終唐英年的醜聞爆出,民望大受打擊的唐英年提名票還是遠高於梁振英,而筆者當時已在本欄斷言港人要與狼共舞5年。

筆者並無內幕消息知道梁振英是真命天子,但只要評論者以「可能思維」(possibility thinking)看事物,而非以愛惡立場支持或否定誰的思維看問題,觀察任何細節之所在,便不難有信心地獨排眾議。

當年最令筆者深信中共已經選了梁振英,不單是唐英年的醜聞被爆(因為那是梁振英依靠本地關係也可弄到的黑材料),而是現時正在完成程序的曾蔭權案。曾的黑材料之中,包括特工才有的遙拍高科技及長時間跟蹤,中共早有預謀對付整個唐營,其實十分明顯。

今天情況不同,但中共安排誰人上台,時間必然是以年計。手段不會簡單重複,若非曾俊華與林鄭決意爭奪特首之位,只餘胡國興對葉劉淑儀,情況便會簡單一點,今天難免更複雜,但也只是戲碼更精采而已。

大家只須拭目以待而不用代入感情,畢竟曾俊華的政見港人不應陌生,泛民苦苦相逼才改那麼一點點,一般人為民主努力多年,有權要求多一點,政客有利益自然例外。

中共對曾俊華不信任,可能不算合理,但信任與否,與理性可以是兩回事。曾的選情從很早開始便出了問題,而隨中央對他不信任的升溫,到明言不支持他辭職參選,到拖延一個月,這一邊泛民對曾的支持也就一路升溫到不管他是否重啟政改,或明言就算為23條立法也還視他為Lesser Evil,中共只會強化對曾的不信任而不理是否合理,更不理曾與泛民的結盟是誰的主動。除了習近平個人因為握過手以外,中共對曾的不信任幾乎是公開的秘密。

不支持曾也不一定支持林鄭,最少不是所有中央要員一致支持林鄭,如果不用等上一個月,根本不須更換梁振英。這一個月其實是希望曾俊華自己放棄,中央亦勸退林鄭一方,讓胡國興可以無風險地接任特首之位。

筆者說的「可能思維」正是沿於這一套推論,這套論證方法5年前已最早成功預言梁振英是真命天子,今天相信也不離事實。

前年「習握手」的時間,中央應是初步容許曾代梁以緩和佔領運動之後,港人內部的深層次矛盾。之後梁營大力搞作港獨,同時多次成功打擊泛民氣焰,中央可能已改變主意;令中央下定決定棄梁之餘,也對曾的能力存疑,應是去年初的「魚蛋革命」,事件的本質何在,才是筆者最關心的。純是港人民怨所在的矛盾,還是有國際大氣候作怪?或是兩者兼備?

胡官上陣 絕非空槍

筆者的結論是前者,但中央想得更遠,不單棄梁,也不放心把雞蛋放在曾俊華的籃子內。以曾的性格和資歷,應付不了複雜的政治情勢,不單另擇特首,對港政策也大幅改變,目標是重拾香港人與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中央不會讓胡國興空槍上陣爭奪特首的寶座。胡國興政綱之內有解決政改的方案,而又不觸及「八三一」。提委會的人數大幅增加到上百萬人以上之時,操控可能性便是零,這情況下的特首選舉與今天的有天淵之別。

泛民不肯討論,是不信胡能當選還是希望支持曾?到特首候選人論壇時,這個問題不能迴避。筆者認為這不是胡一人想出來的方案,是中央交給他的方案。

二是為22條立法。23條立法,曾的說法是緊跟林鄭,是沒有前提便立法;胡的政綱一早便是先完成政改而港人願意才立法。為22條立法之議曾與林鄭以影響大而不敢跟。請問4人入閘之後有中央官員讚賞這一提議之時,其餘3人如何自處?

由法官當特首,有利國際社會及港人對香港法治的信心重建,這對中央要發展「一帶一路」其實重要,因為香港是以普通法作貿易合同,作國際貿易調解的服務中心,這作用在國內無任何城市可以替代。4人中除了胡官,誰可以當此重任?

2017-02-14 | 信報財經新聞 | A16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