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歷史學學會2月26日發表揭露「維新」一家千古罪孽的控告書,以把如果朴槿惠一家之類的可惡逆賊群在民族內部出世且橫行霸道,就得遭受何等的災禍和羞恥、付出何等昂貴的代價這一教訓鐫刻在史冊上。

控告書指出,朴槿惠一家一直靠事大主義保住骯髒的性命,以出賣國家和民族為代價享受富貴榮華,無惡不作。朝鮮民族內部出現這樣一個天下頭號逆賊家世是極大的國恥。

朴槿惠的爺爺朴成彬曾在帶頭鎮壓高舉「斥洋斥倭」、「輔國安民」旗幟的全捧準農民起義軍中立下「功勞」,因此,還被封了官爵。

這個逆賊祖先的後裔就是頭號賣國賊——朴正熙,以及賽過其爹的朴槿惠等。

把立誓「盡忠」的血書寫給將三千里錦繡河山變成一片血泊的侵略和殺戮元兇倭王的就是「皇國臣民」高木雅男——朴正熙。朴正熙的親美事大行為遠遠超過其親日賣國行為。

朴槿惠等其後裔原封不動地承襲了朴正熙醜惡的親日親美賣國行跡。

凡是歷屆南朝鮮傀儡統治者,無不投靠外部勢力,但沒有像朴槿惠那樣,為事大賣國喪心病狂,統統出賣民族的尊嚴和利益。

是朴槿惠宣布永遠放棄接管被美國奪去的戰時作戰指揮權,瘋狂企圖把「薩德」系統部署在南朝鮮;也是朴槿惠把日軍性奴犯罪化為一紙空文,同日本反動派簽署侵略性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給這一朝鮮民族的百年宿敵打開了重新侵略之路。

朴槿惠的一家都是爭先恐後地專事出賣國家的。

樸賊的妹妹朴槿靈妄稱「我們要搞親日搞親美」、「不該指責參拜靖國神社」,把倭王捧為「天皇陛下」,還肆無忌憚地拋出「借歷史問題要求日本道歉是個丟臉的事」的厥詞。

朴槿靈的丈夫申東旭聽到美國駐南朝鮮大使挨刀後,徑直跑到且蹲在美國大使住進的醫院前上演「負荊請罪絕食」把戲,受到世人的譴責和嘲諷。

image

控告書還暴露朴正熙和朴槿惠所犯下窮凶極惡的反統一罪行。

朴正熙曾把民族分裂史上北南雙方首次簽署的「7•4」聯合聲明貶低和侮辱為「一張紙」,一直走上同族對抗和民族分裂的邪路。將朝鮮疆土切斷成兩部分的混凝土壁障控訴著朴正熙的反統一罪惡。

朴槿惠的瘋狂程度是令其爹朴正熙也會不禁愕然的:入主青瓦台後不久,接連推出「信任進程」、「德累斯頓宣言」等公然流露出同族對抗和體質統一野心的「反朝政策」還不過癮,用只有商販或賭鬼才使用的「大博」這一低級單詞褻瀆了民族神聖的統一願望;同一幫人類垃圾在青瓦台大吃大喝並唆使其散發反朝傳單,在首爾設置連歷屆統治者也想都不敢想的聯合國「朝鮮人權事務所」;全面關閉了「6•15」的產兒、北南關係的最後堡壘——開城工業園區;幾乎每天與美日主子一起開展各種代號的侵朝核戰爭演習;熱衷於反朝「人權」鬧劇還嫌不夠,甚至煽動「朝鮮居民逃往境外」。

控告書還譴責獨裁家世創下的暴政「新紀錄」。

朴正熙執掌大權竟達18年之久,大批炮製形形色色的法西斯法律和鎮壓機構,把整個南朝鮮變成沒有鐵窗的軍事監獄、自由和人權災區、暗無天日的人間活地獄。在「維新」獨裁期間,這個獨裁狂人炮製與修改的反動法律超過2000部。

朴槿惠在執政期間的所作所為盡是美化其爹的獨裁統治,使「維新」獨裁死灰復燃。她喧嚷「守護體制」、「消滅從北勢力」,使南朝鮮淪為民主和人權最殘酷的廢墟。

在歷屆傀儡統治者當中帶頭抹殺合法媒體的也是強制關閉《民族日報》和《自主民報》的朴正熙和朴槿惠。

控告書說,朴槿惠一家是最為可惡的人間廢品家世。

控告書強調,歷史和民族絕不會饒恕這種逆賊集團。逆賊家世的長女朴槿惠被停止行使「總統」職權,在被一片燭火大海包圍的青瓦台黑咕隆咚的房間裡奄奄一息,等待著時刻逼近的歷史的嚴正審判。悲慘的結局是逆賊家世不可避免的命運。

勞動新聞,主體106(2017)年 2月 28日 星期二
http://www.rodong.rep.kp/cn/index.php?strPageID=SF01_02_01&newsID=2017-02-28-000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