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特首選舉,香港社會的一個突出關注點,就是作為參選人的曾俊華是否得到中央的信任支持?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明明是中央不能信任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曾俊華本人對此也心知肚明、一清二楚,但他卻一而再、再而三說「中央沒有理由不信任他」,並以擔任多年主要官員以至「習握手」作為「有力例證」。有些市民乃至選委也信以為真。接近中央高層的權威人士認為,有必要讓香港市民了解真相:中央為何不能信任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

權威人士解釋,中央對一個人能否擔任行政長官的信任,是一種極高層次的政治信任。曾俊華在反「佔中」等大是大非問題上和涉及內地與香港關係的問題上不講原則,躲躲閃閃,討好迎合反對派甚至激進分離勢力,工作上不配合甚至刁難梁特首,而且「懶散無為」,缺乏擔當精神和駕馭複雜局勢的能力,中央政府通過各種渠道均瞭如指掌,曾俊華的表現已經影響到中央政府對他的信任。更為重要的是,曾俊華在向中央表達參選意向、中央明確表達不支持態度後,竟然不聽勸阻執意參選,變成一位與中央「對幹」的政治人物,中央更不可能信任支持。

權威人士明確表示,中央今次特別單獨列出「中央信任」的標準,具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不管曾俊華是主動還是被動,其已經被外部勢力和香港某些勢力選擇作為他們的政治代理人和利益代表,與建制派支持的參選人對決,令今次特首選舉變成一場爭奪香港管治權的政治較量。曾俊華事實上已經站在了中央的對立面,中央怎麼可能信任支持他?如果說,中央過去對曾俊華還有作為特區主要官員的某種信任的話,那麼,現在連這種低一層次的信任也失去了存在的基礎。

一、中央為何今次特別強調「信任」標準?

在今次特首選舉中,「中央信任」的問題受到特別的關注,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央對特首人選的標準,單獨列出了「中央信任」這一條。

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之前也就是二○一一年七月,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會見香港工聯會訪京團時,提出了行政長官應具備的三個條件: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和港人接受。當時,「中央信任」包括在「愛國愛港」標準之中。在今年一月一日《紫荊雜誌》刊登的專訪中,王光亞提出了行政長官人選的四個標準:「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面對今次特首選舉,中央為何單獨列出「中央信任」的標準?據了解,原因有三:

第一,「愛國愛港」與「中央信任」既有聯繫又有區別。

過去,中央講三條標準時,是將「愛國愛港」與「中央信任」合二為一,或者說,是將「中央信任」包括在「愛國愛港」之中。事實上,「愛國愛港」雖然說是「中央信任」的政治基礎,兩者聯繫緊密,但卻不能簡單等同。這裡所說的作為特首標準的「中央信任」具有特定的含意,是專指中央對一個人能否擔任香港特區最高職位的信任,是一種極高層次的政治信任。香港的絕大多數市民都愛國愛港,中央也多次明確肯定「泛民」中的大多數是愛國愛港的。可見,愛國愛港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中央信任」卻具有嚴格要求的特定範圍,並非所有愛國愛港的人都可以得到中央信任擔任行政長官這個香港特區最重要的職位。因此,有必要將「中央信任」的標準單獨列出來。 第二,香港形勢發生重大變化,凸顯特首人選必須得到「中央信任」。 在開始幾任行政長官選舉產生的過程中,中央沒有特別公開提出行政長官人選的條件,到現在逐步明確四項標準,是香港實踐「一國兩制」不同時期的具體情況所決定的。

今天的香港,回歸祖國已經二十個年頭,「一國兩制」實踐和社會經濟發展正處在矛盾的多發期,不僅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凸顯,經濟發展面臨諸多困難,而且社會環境極度政治化。違法「佔中」、旺角暴亂、「港獨」肆虐,既是挑戰特區政府,也是挑戰中央。有人甚至形容香港進入「政治決戰階段」。下一任特首面對的挑戰之嚴峻、複雜,非同一般,既要有解決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的承擔和能力,又要有「堅決維護國家統一,保持社會政治穩定」的堅強意志。因此,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委員長在出席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時提出明確要求:下一任行政長官必須要有強烈的擔當精神和駕馭複雜局勢的能力,能夠得到中央的充分信任。

值得留意的是,王光亞二○一一年提出第四任行政長官人選三項條件後,「泛民」人士立即表示「不滿」,要求中央「避免干預」。中央今次明確論述特首人選的四個標準,「泛民」人士不僅沒有表示異議,反而與其他政界人士一起紛紛猜度,新一任特首必須為「中央信任」的特殊意義。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香港社會理解和接受「中央信任」對於未來行政長官人選的重要性。

第三,今次特首選舉出現了中央不能信任支持的主要官員參選的新情況,中央確有必要在「信任」問題上表明態度。

曾俊華作為特區政府的財政司司長,是最早表露參選特首「象」的重要人物之一。早在二○一五年六月,習近平主席在亞投行儀式上與曾俊華握手,一些媒體就炒作中央支持其參選特首,曾俊華對此也表現得相當「默契」。實情是,中央確實給予了曾俊華出任主要官員的信任,但卻不認為他具備出任行政長官的條件,並多次明確表示不支持他參選特首。王光亞特地在今年一月初公開列出「中央信任」是特首人選的重要條件,也是希望讓曾俊華知道其並不符合這一條件,「知難而退」。

二、中央不能信任支持曾俊華的理由何在?

中央不信任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為什麼?理由何在?一些關心特首選舉的人提出這樣的疑問。筆者專門就此向權威人士討教。綜合所得到的權威信息,中央不能信任支持曾俊華的理由,大體有以下三點。

1、曾俊華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不講原則、左避右閃,迎合討好反對派甚至激進勢力,工作上被認為「懶散無為」,政策取向上對基層市民和弱勢群體漠不關心,不是一位有擔當、有能力的人,作為行政長官人選,曾俊華在政治上和管治能力上都不可能得到中央的信任支持。

先看政治上的信任問題。

必須強調的是,中央對行政長官人選的任命,是一種政治任命;中央對特首人選的信任,首要的是一種極高層次的政治信任。令人遺憾的是,曾俊華近年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的表現,令其未能得到中央的政治信任。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包括:曾俊華在二○一四的反「佔中」大簽名中竟然「缺席」;在二○一五年「保普選反暴力」的簽名運動中,曾俊華沒有像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其他主要官員那樣去街站簽名;二○一六年發生「旺角暴亂」,曾俊華也不願公開譴責;對於被定性為抹黑「一國兩制」的電影《十年》,曾俊華卻表現出一種觀賞的態度,如此等等。

違法「佔中」、捆綁否決特首普選方案等事件,既是挑戰特區政府,更是挑戰中央。習近平主席當時特別引用「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的詩句,表明中央以反「佔中」的表現來判定行政長官及管治團隊成員的政治忠誠和責任擔當。曾俊華在這樣的重大事件面前竟然躲躲閃閃,態度曖昧,怎麼能夠得到中央政治上的充分信任。假若曾俊華出任行政長官,香港再出現「佔中」一類的大規模動亂,中央可以依靠誰來收拾亂局?顯然,中央不能信任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不是突然發生的事,而是有可循。

再看管治能力方面的表現。

曾俊華任職財政司司長九年多,最為人詬病地方有三點:

一是被批評年年估錯數,「預算成失算」。有人統計,曾俊華多年下來估錯之數高達約五千億元,被稱為「史上最廢」財爺。

二是工作「懶散」,一味hea做,「無為而治」。據了解,曾俊華參加行政會議幾乎不發言,只是一味在紙上畫公仔,很多行政會議成員都看不過眼。

三是被認為偏重大財團的利益和看法,忽略對基層市民的照顧,視社會福利和弱勢社群為負擔。

香港社會有關曾俊華的這些說法並非空穴來風,而是建基於事實作出的評價。中央對此不可能視而不見。香港社會經濟發展正處在矛盾多發期,需要有擔當、有能力、有作為的新特首帶領,解決市民安居難、產業趨於單一、貧富懸殊嚴重等問題。而曾俊華並不具有帶領香港突破困局的堅強意志和擔當能力。

2、曾俊華已經由中央任命的主要官員,變成一位與中央「對幹」的政治人物,中央不可能予以信任。

曾俊華作為中央任命的特區主要官員,需要得到中央政府批准辭職後才能參選特首。當曾俊華向中央表達參選意向時,中央不僅非常明確表達了不支持的態度,而且通過多種途徑向他曉以大義,指明利害。去年十二月三日,本人在一篇署名文章中強調,「特首人選必須得到中央的認可和接受,這不僅是政治現實,也是國家和香港的利益所在。有意參選特首的愛國愛港人士,需高度重視中央對特首人選的全面要求,顧全大局,量力而行」。這篇文章傳達了中央的權威信息,明確向曾俊華發出警號:不要硬闖「紅燈」,以免釀成不良後果。文章在香港社會引起廣泛關注和討論,曾俊華本人也深知其意。曾俊華於去年十二月十二日提出辭職,中央遲遲不批准,實際上也是表明不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的態度。

中央清楚知道,香港市民並不願意選出一位中央不信任支持的特首人選,否則,就有可能出現中央不任命的「憲制危機」。這對香港有害無益。既然中央明確列出特首人選的四個條件,並且一直認為曾俊華並不符合「中央信任」的要求,當然有必要明確告知曾俊華。這是負責任的做法。如果中央事前不講清楚,到了香港社會都認為「中央信任」曾俊華而選舉他為特首,就會造成難以解決的困局。這樣的局面,不僅中央不想見到,相信香港市民也不願意看到。

然而,令中央感到意外的是,曾俊華不理會中央的再三勸阻,固執己見,於一月十九日即中央免去其財政司司長職務後的第三天宣佈參選。在中央不支持的情況下,曾俊華雖然可以選擇參選,但他一旦作出這樣的選擇,就是選擇與中央「對幹」。自此,問題的性質發生改變,曾俊華已經由曾經得到中央任命的主要官員,變成一位無視中央態度、挑戰中央權威、與中央「對幹」的政治人物。根據基本法的規定,行政長官需要得到中央任命,向中央負責,執行中央就基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假若與中央「對幹」的人當選為行政長官,如何向中央負責?如何執行中央的指令?又如何能夠得到中央的任命?這些問題,不需要多高的政治水平都能夠作出正確判斷。

與中央「對幹」的性質極為嚴重,中央對曾俊華的看法不能不發生重要改變。如果說,中央過去對曾俊華有出任特區主要官員的信任的話,那麼至此為止,連這種低一層次的信任也失去存在基礎,更遑論可以信任他出任行政長官的重要職位。

3、曾俊華已經被外部勢力和「泛民」選定為政治代理人和利益代表。

回歸以來,各種內外勢力一直都在香港的政治層面尋找自己的政治代理人和利益代表。這一點在今次特首選舉的曾俊華身上表現尤為突出。

首先,曾俊華與反對派勢力的特殊關係最受關注。

由於多年擔任主要官員,外界一般都將曾俊華稱之為建制派參選人,曾俊華本人也這樣自稱。其實不然。曾俊華已經被「泛民」主流派選定作為自己的「代理人」。「泛民」主流派今次改變策略,不派人參選,而是在有建制背景的參選人中尋找「代理人」;曾俊華與「泛民」主流派之間也配合默契,成為「理想人選」。「泛民」主流派開出的一個重要條件是啟動政改必須拋開人大「八.三一」決定,曾俊華則在政綱中隻字不提人大「八.三一」決定,並承諾「沒前設下重啟政改」。當「泛民」激進派的梁國雄宣佈參選之後,「泛民」主流派予以強烈排斥,堅持「保送」曾俊華「入閘」。如果「泛民」主流派不是選擇曾俊華作為自己的利益代表,怎麼會不怕付出政治代價捨?打正「泛民」旗號的梁國雄而「挺曾」?

最能說明問題的還是提名結果。據統計,曾俊華提交的一百六十五個提名中,一百三十人來自「泛民」,其他選委只有三十五人。判定一位候選人屬於建制派還是「泛民」的代表,最明顯的標誌是其提名和支持者主要來自哪一方。如果是建制派候選人,必然以建制派選委的提名為主。曾俊華的提名以「泛民」選委為絕大多數,當然是「泛民」的利益代表。

其次,曾俊華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外界議論不多,但卻不得不關注。

在香港社會,美方人員協調支持曾俊華參選已是公開的秘密。李柱銘和陳方安生這兩個最受美國器重的「泛民」主流派人物所發表的言論,清楚傳達了美方的意向。去年十二月九日,李柱銘以「CBA choose best alternative選擇最好的人」為號召,向「泛民」陣營吹響了挺曾的號角。隨後,陳方安生於十二月二十日站出來高調力挺曾俊華「能捍港人價值」。今年一月十一日,香港媒體曝出曾俊華密會以美國「代理人」著稱的黎智英的親屬李實文,實讓人感到曾俊華與美國的關係不同尋常。近日,黎智英更是不顧一切,親身站出來大肆攻擊胡國興「分票」,目的就是要「泛民」選委集中全投曾俊華。曾俊華競選辦某關鍵人物據說也是黎智英及其背後勢力安插在曾身邊的一枚重要棋子。

在不少香港人眼中,曾俊華性格柔順,並非固執強硬之人。他今次竟然不聽中央勸阻,冒與中央「對幹」的巨大政治風險堅持參選,不可能是其性格使然,而是背後的「老板」「硬挺」。據權威信息透露,曾俊華原已在北京應允聽從中央的勸阻不辭職參選。然而,他回港後又變卦。這也是本人警示勿闖「紅燈」文章出台的背景。這件事讓人看到,性格柔弱的曾俊華是「被強硬」,已經被選定成為外部勢力和「泛民」的政治代表,不是甚麼「建制派參選人」。

在特首選舉中,對於香港社會內部不同階層的利益之爭,中央是可以理解和包容的,但絕不能容許外部勢力與香港某種勢力聯手,利用特首選舉搶奪香港管治權。外界形容的「林鄭vs鬍鬚大戰」,已經不是五年前建制派內部的「唐梁之爭」,而已變成一場爭奪管治權的政治較量。曾俊華已經成為外部勢力和「泛民」的代表,與建制派支持的候選人對決,直接挑戰中央對香港的管治權,中央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三、澄清有關曾俊華得到中央信任的幾種誤導說法

儘管不同渠道已經傳達中央不信任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的信息,但香港仍然有一些人認為,中央不會不信任曾俊華。出現這種現象的重要原因,是社會上存在一些「貌似很有道理」因而極具誤導性的說法。對此,權威人士特別予以澄清,以正視聽。

第一種說法:曾俊華從出任香港海關關長到財政司司長都是中央任命,中央不可能不信任他。

首先需要作出區別的是,中央的信任有不同層次:對特首的信任與對主要官員的信任,是兩種不同層次的信任。

行政長官是特區的最高領導人,是特區最重要、最關鍵的的職位,事關香港管治權誰屬。特區主要官員的地位與重要性不可能與行政長官相提並論。對此,張德江在「兩會」期間的講話作出了權威性的界定:行政長官地位重要,角色關鍵,不同於一般的特區問責官員,中央對行政長官的要求必須更高。一個頗能說明問題的例子是:中央已經任命了有「泛民」背景的人士出任主要官員,但能否由此推論說,中央現在就可以信任「泛民」人士出任行政長官?

儘管曾俊華是前港督彭定康的私人秘書,但中央不拘一格用人,使其有機會逐步走到財政司司長的高級崗位。這已經展示了中央開明、包容的用人態度,並不能等於說,中央可以信任曾俊華出任行政長官這個特區最重要的職位。第一,中央一直認為,曾俊華雖然在財經管理方面有一定專長,但並非統領全局的治港首長人選。第二,人是會變的。中央在任命曾任主要官員後也一直在觀察其施政表現,愈加發現其政治立場搖擺。過去信任也不等於現在信任。所以,在曾俊華開始表露參選特首意向之後,中央就非常明確表達不支持的態度。對此,曾俊華本人也一直是心知肚明。

第二種說法:「習握手」代表中央信任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習近平主席二○一五年六月在亞投行儀式上與曾俊華握手,被炒作為中央支持其參選特首的「最有力證據」。曾俊華在競選時還刻意渲染說,「習握手」影響其參選決定。有人甚至由此製造有「兩個中央」的傳言:一個是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及其領導的港澳辦、中聯辦支持林鄭;另一個是習近平支持曾俊華。對此,權威人士覺得好笑。他給出的權威答案很簡單:

第一,習主席當時與曾俊華握手,只是國家領導人對香港代表的一種禮遇,僅此而已。權威人士還打趣說,如果當日是另一位官員代表香港出席儀式,習主席與之握手,是否說這位官員也是中央支持的特首人選?

第二,現在的中央已經確立習近平為「領導核心」,是一個強勢有為的領導集體,這一點香港社會廣為人知。香港媒體已廣泛報道,張德江在深圳會見香港政團代表時,不僅明確表示林鄭月娥愛國愛港、執行力強,是中央唯一支持的特首參選人,而且特別強調這是中央政治局一致決定。權威人士解釋說,在中央的心目中,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職位,中央信任支持誰出任特首,是一個重要的決定,一定是「習核心」親自拍板,政治局集體決定。所謂港澳辦、中聯辦「不聽中央指令、另搞一套」的說法,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荒唐可笑之談。權威人士形容說,製造這類傳言實在是「太低莊」,完全缺乏政治常識。

據本港媒體報道,連習近平身邊紅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最近也在一個場合對曾俊華拿他倆合影照片在網上招徠嗤之以鼻,認為這種手法過於低劣。

如果說,社會上有些人將出任財政司司長或「習握手」說成是中央信任曾俊華可以出任行政長官,可能是出於誤解的話,那麼,曾俊華本人再三以此為由聲稱中央不可能不信任他,就不能不說是刻意誤導公眾。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盧文端

星島日報,A19,來論,2017-03-2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