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剛早前撰文,談及對香港公共財政管理看法,一石激起千重浪。他的看法主要有兩點:一是《基本法》107條中提及「量入為出」、「避免赤字」、「(開支)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等字眼只是概念性質而非實質規條,作出變通絕對可以接受。二是過去十年曾俊華的「守財奴」理財哲學,最終為只為香港經濟發展「拖後腿」,未來香港理應減稅增加開支、將資源投放於高增值產業云云。香港不單止官員政客、就連評論員向來也有「屁股指揮腦袋」的毛病,只因任志剛現為林鄭月娥幕僚,立刻就成千夫所指。

很多時事評論員針對任志剛並非在發言,而是在其身份,認為他作為行政會議成員,卻儼如財金政策負責人般指指點點,有架空財政司長陳茂波之嫌;更有指林鄭月娥在任總發言後表示「全盤接收」,等若承認後者的「超然地位」──要知道早於去年6月,林鄭還在任政務司司長的時候,已提出過「擁護基本法毋須條條同意,例如個人就不認同107條」,如今任志剛不過是對這番說話加以背書而已,時序根本相反,何來林鄭屈膝任志剛之下?至於「架空」陳茂波,其實早在陳茂波繼任財政司長之際,對出身會計師他是否有能力勝任此職位已引來多方疑問,最終林鄭會引入財金專家作顧問亦是可以預期的事,反過來被認為缺乏金融財政專業知識的林鄭沒有這樣的「國師」輔助,才是真正奇怪的事吧?

至於指任志剛前言不對後語這個批評反倒有點道理。的確在任擔當金管局總裁時,在理財概念上是與曾俊華站在同一陣線的:他不止屢屢警告香港隨時陷入經濟危機因而必須未雨綢繆,更認為為了應付未來炒家狙擊,外匯儲備是沒有上限、「愈多愈好」,這顯然和現在指放棄「量入為出」的說法剛巧相反。但事實上任志剛落任後與在任時立場迥異已見怪不怪,其中對聯繫匯率先支持後反對便是一例;當然在沒有充分解釋立場有180度轉變確是令人費解,但這亦只影響其誠信問題,而我們關注的卻是特區政府目前的理財哲學,會否受到這番發言衝擊。

首先最惹香港人憂心的,大概是「赤字預算」問題。就算不受曾俊華影響,東方人本來就有高儲蓄率的傳統,所以每當提到「赤字」二字,坊間的評論員都必然會指向「淘空儲備」、「先使未來錢」等負面印象,但卻不知道赤字預算早已有之、從來不是甚麼禁忌。在曾俊華任內制訂的十份財政預算案中,就有六份本來擬定為赤字預算,只是每每「出乎意料地」獲得比預定更大筆的收入,政府才「轉虧為盈」由赤字變黑字。再進一步,曾俊華在任財政司長已預言未來十年香港將會出現結構性赤字,最早更可能於2021年到來,任志剛的「赤字論」雖然出發點不同,卻也不是甚麼驚人之論。

政府收入藏於各基金中

其次,要在香港搞赤字預算,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要知道若不是曾俊華多年來以「左袋交右袋」方式將政府收入隱藏於各種基金之中,再扣除派糖數額,年來平均盈餘接近千億,如果梁振英在任期間不是堅持大興土木亂起大白象工程的話,數字還可再暴增多幾成。

究竟每年過千億實質盈餘是甚麼概念,可參考林鄭上任後被認為最進取的一項「德政」:增加教育撥款,也不過是增加50億恆常開支而已,目前還也有16億尚未想到怎樣花;再加上林鄭之前承諾的二級利息稅制少收的50億稅款,盈餘也才花掉十分一左右。此外,就算林鄭政府真能在短時間內排除一切質疑,增加政府每年開支或減稅達千億規模,剛剛金管局宣布外匯連財政儲備已突破4,133億美元,扣除需要用於捍衛港元的貨幣基礎,至少仍有一萬數千億港元可以隨時動用的「自由儲備」──當梁振英任內大花特花儲備亦只有增無減之時,要搞赤字預算以至花光儲備談何容易?

其實早於〈財政儲備愈多愈好的迷思〉一文我已提及,庫房水浸只會令政府有更大動機去作一次性的胡亂花費(除大白象,另一個例子就是區議會每區花一億去起些千奇百怪的東西),而這些花費甚至連「孤寒掌櫃」曾俊華在任期間也阻止不了;反倒是增加恆常開支和減稅這些長遠政策,會令官員政客們以更謹慎的角度檢視。目前問題是任總一味認為政府要把開支投放在「乘數效應」高的產業上,但過往經驗卻令我們知道,政府以公帑扶助產業,不是效率低下,就是成為了既得利益集團的「分贓派對」。

總括來說,任志剛所謂「107釋法」並無新意,最多也只是試試民意水溫而已,對政府理財哲學並無大影響。而假若香港市民真的對政府增加開支那麼敏感的話,那當初你們又為何支持增加教育恆常開支、又為何不反對每年派糖退稅退差餉?說到底,增加政府開支從來不是問題,花在哪裡才真正是需要討論的地方。

文:Henryporter(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am730,A46,觀察,By Henryporter,2017-08-1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