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又出事,港記又被打,特府又「了解」。這種周期性重複,顯示中國共產黨不斷流氓化,而特府加西環這一對「黨國在港延伸體」,是不會在此港人知情權事上有任何作為的。其實,港深同城、港陸融合,香港的管治也因而日趨污穢下流;近期發生周永勤退選「走難」、元朗橫洲官商鄉黑勾結,便是最佳事例。

然而,身處險境,港人並不坐以待斃,這可從兩方面的變化看出,其中一面在民間,另一面則在統治階級。這兩方面的策略進程和特徵各有不同。

第一代激進派:艱澀路

二十年來香港民主派多方努力,亦未能止住赤化大勢。這個失敗,直接導致近年社運出現「海變」:年輕人不怕死、不認命,走出來大聲說不,攻陷立法會(一次以肉身、一次用選票),震動了京港當權派,香港民運由此進入救亡階段。然而,出現這個海變,之前充滿艱澀。

先是2006年民主派中衍生出第一代激進左翼,創立社會民主連線,主要領軍人物是黃毓民、陳偉業、梁國雄等,先後向公民黨、民主黨開鍘,勢成水火,互不相容。當其時,民主派裏面只有反共意識強弱之分,而尚未見「去中國」與「大中華」之別。

及後毓民提出「五區公投」,以爭取「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民主黨先贊成後拒絕,反而與中聯辦密商政改,遂與激進派結下樑子,以致後來彼此互指被共產黨收買搞分裂,成見深不可解。

碎片化:黃毓民的破

因為2010年的「五區公投」,民主黨也分裂。支持該次跨黨派聯合行動的民主黨少壯派如范國威等,後來帶眾出走,成立新民主同盟;反對的一方,則包括後來走上「聯梁容共」之路的狄志遠、黃成智,以及乾脆投共的馮煒光。

毓民其後離開社民連,成立人民力量,後又離開人力,帶着他的普羅政治學苑,與提出香港城邦論的陳雲、熱血公民的黃洋達組成熱普城。

毓民的個人能量巨大,所過之處,用「碎片化」來形容,絕對詞不達意,因為毫無例外導致派系人脈之間濃得化不開的敵意與誤解。但是,客觀而言,在民主派眾多風雲人物當中,如果要指出一個最大程度上帶動了社運範式轉移的人,則非他莫屬;破與立之間,他演活了破的角色。

範式轉移最終步:立

然而,社運新範式的立,最後卻是分別由兩股年輕人完成的,而且都發生在2014年。

其一,佔領運動中,黃之鋒一句「衝!」,不僅衝垮了民主派多年來的「和理非非」紅線,也同時把已然相對激進的戴耀廷所主張的公民抗命規範突破了。這個「衝」字,在佔運後期發展成為本土派「勇武抗爭」、「抗爭無底線」的概念,成為了新的社運行動範式紅線。

其二,港大《學苑》發表《香港民族論》,認為香港人百多年來已經在所有重要的文化和價值方面蛻變成為異於中國人的一個新民族,擁有自決權,並由此導出香港必須獨立。此說不僅與原來社運領導一向自命的「忠誠愛國反對派」觀念南轅北轍,便是與陳雲提倡的「華夏遺民論」比較,也有本質上的差別。這個說法,老民主派難接受,在年輕人心中卻易生共鳴。

歷史上重要的範式轉移,特別是有關信仰或意識形態的,無一不是經過痛苦掙扎甚或醜惡的對抗、撕裂、碎片化和無窮盡的齟齬,方才完成。十四至十六世紀歐洲的宇宙觀交替──地心說讓位給日心說,便是典型例子,兩百年的爭議過程又長又醜惡,因為地心說是當時羅馬公教信仰的一部份,牽涉政治、利益。其間,大科學家伽利略更被羅馬宗教裁判所判犯異端罪終身軟禁,朋友絕交,本來友好的耶穌會科學家反目。

信仰範式變化特別難;發生在香港社運界的這次範式更新,亦可作如是觀。明白了這個,就像心理治療的效果一樣,讓涉事各方都可以漸漸舒懷。

碎片化尾聲:新二翼

2016立會選舉,泛民兩大黨席位總數未跌,但失票嚴重,而由此得益最多的是自決派,即眾志/列陣。蔡子強上周四的《明報》文章數據顯示,眾/列在其出選區的各階層得票比例全部都比公民黨或民主黨高。長遠而言,筆者估計眾/列會接收大部份泛民群眾。自決派倡自決,卻不談本身選項傾向,看似消極,其實有利於鬆動傳統泛民群眾的固有立場;眾/列強調自身不是獨派,自決對大中華泛民便更易入口。

本土陣營方面:熱普城大熱倒灶,本民前/青政後來居上,也是世代轉移。熱系一向以激進和論述清晰著稱,但這次選舉乍看似乎出現立場回軟、甚或前後矛盾(說香港建國非港獨,後來又說是真港獨),影響這次和今後新一代激進票的走向。中期(四年)而言,本/青進入議會,取得資源和發揮機會,在年輕人這個增長板塊更佔優勢,尤其如果主打香港優先,在議會裏贏了輸了都是贏。熱系單傳鄭松泰孤掌難鳴,策略應該是更多向本/青靠攏。

一旦出現眾志/列陣取代兩大泛民政黨、本民前/青政繼承熱普城的影響力,反對派的大換血、大洗牌就完成;議會裏的反對派由筆者說的SOB(自決or better)的兩翼領導,碎片化會告一段落。新世代兩翼之間的牙齒印不如上一世代深,元老級的劉慧卿、黃毓民等前輩不再在議會虎視眈眈,各派年輕議員若要以某種方式合作,禁忌會比以前少。上周三,泛民、眾/列、本/青聯手跟進橫洲爭議,便是好的開始。

自決與分離主義之間,沒有概念矛盾,因為自決包含所有可能的前途選項。這便是反對派兩股有生力量之間尚存的二元分歧的合攏點。一手帶着之鋒周遊列國、一手替天琦打魚蛋官司的神級泛民元老大狀李柱銘,對此必有更深刻體會。

當權派三分裂

反對派碎片化的鐘擺走到極致,有回盪的勢頭。當權派方面的情況卻剛剛相反,三大裂痕同時浮出水面;其中一條牽涉新界兩派地方勢力互相傾軋,因中聯辦玩大細超而暴露無遺,不必多說。其他兩條裂痕,一是老左派(土共)與「新愛國」之間的,一是唐、梁金權板塊之間的,都是舊恨新仇、舊痕新裂。由於老左派和唐板塊的共同敵人是梁派,所以二者有戰略協調的基礎。

梁特以新愛國的總代表上位,身邊食客的愛國歷史幾乎都比他短,嗓門卻比誰都高,姿勢比誰都積極;任人唯親招降納叛卻半個好位不給有份量的老左派(去年連僅有的一個曾德成也轟掉了)。老左派大多年事已高,這幾年再無機會掌權施展抱負的話,一輩子的命就是白革的了。因此,針對明年初的特首選舉,曾鈺成至今的反梁表現,可說是在共產黨的行為規範之下達到了「勇武」極限。

《成報》批梁:胸有成竹

至於唐、梁板塊之爭,2011年至今未曾停止過,但唐板塊處劣勢,調子很低,自由黨反梁言論也只能不慍不火。惟近日連番出現的《成報》頭版整版異常辛辣的反梁評論,火力之猛,前所未見,筆者估計是一些親近唐派人士絕地反擊的手筆,且甚有可能是得到某方面開綠燈之後的作為。

聯繫到長實地產在2012年開始的「梁氏不景氣」影響之下,近四年來零買地,卻於上周斥資近20億港元,以高於市場估計約三成的呎價投得一幅沙田住宅地,《成報》的那種胸有成竹的出擊姿態就很合邏輯。

梁政權的一個特點是涉黑嫌疑不絕;政治上固然如此,近日在橫洲事件上顯示在經濟民生方面亦然,比一般的當權派更顯得邪惡。這就給上述的各路無黑底對家以口實;這些對家無論在哪裏,都不是等閒之輩。說不定,特區的首位紅特,到頭來就是敗在那揮之不去的黑色糾結上。

當然,誠如唐派至今不死,所以便是梁特倒台,梁板塊也不會結業大吉。當權派的內部矛盾,如今只不過是新生事物頭一次集中地暴露在大家眼底,但比起十年二十年前的那種團結,也是一個海變!

看事物着眼大趨勢,避開一些無關宏旨卻足以影響情緒的明細,有時會讓人感到比較樂觀。筆者從來都是樂觀派,最近覺着的兩個趨勢──反對派大體上進入「輕度二元整合」的階段,當權派卻反而鬧內部矛盾而梁政權的「黑點」被其「自己友政敵」點擊,合起來是足夠讓人鬆弛一下幾年來繃緊的神經的。

練乙錚

2016年09月21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921/19777013

Advertisements